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忆吻

更新时间:2020-03-14 06:45:34

忆吻 已完结

忆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水纹 分类:短篇 主角:郑俊泽秦雨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忆吻》的小说,是作者水纹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他是郑氏集团的总裁。她只是一个平民姑娘,而且还失忆。他爱这个姑娘,很爱。 人生就是这样残酷,当你喜欢一个人时,他离你非常遥远,可适当你不喜欢他的时候,她却总是在你面前出现。 当一个人爱你时,只会把你占为己有,根本不可能拱手相让。所以,说喜欢你而不能在一起的都只是暧昧,说爱你而要离开的都是有小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芳菲,你何必这样!”郑俊泽本就心急着要重新回到山林里找寻秦雨儿,可被郑芳菲这么一说,他的心更是乱成了一团。 “我们结婚吧,既然他说你才配得上我,那我就嫁给你,让他看!”郑芳菲忽然大哭出声,她从山林里出来的时候,那颗心碎得真是可笑,可笑到她要喝酒,喝酒才能忘记了那股心疼欲死的劲头。 她爱一个男人,不是说他需要能力有多强,她爱上一个男人,往往只需要一个笑容便可以,其他的无碍!可那个该死的男人,为什么总是觉得他配不上她。 “芳菲,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一直都在那我当箭牌!”郑俊泽心焦的怒吼道。他隐隐约约的知道这个让芳菲如此伤心的男人是谁了!因为每每芳菲做出那些不可能她会在他身上做的事情时,那个男人都在场。 “结婚,结婚给他看,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郑芳菲仰头又是猛灌一口烈酒,她的笑带着浓烈的酒意。 “够了!”郑俊泽本就心烦意乱,被郑芳菲这么一闹腾,那简直就是乱上添乱,他一手夺下了芳菲手中的酒瓶猛的朝地上一砸,看着满地晶莹的玻璃渣,他咆哮道:“郑芳菲,那个男人是谁,你总要说出口才是!” “他……”郑芳菲忽然哭了起来,那个他其实不是他跟了她十年,是她缠了他十年。 “是上官明伟!你连他的名字都说不出口!”郑俊泽冷笑着说道!难怪养父当年会不答应芳菲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原来这男人竟然是名不见经传,性格偏温懦的上官明伟。 “他不敢爱我啊,我整整缠了他十年,可是他还是不敢爱我,就因为我身上这个郑小姐的噱头?我一天换一个身份卑微的男公关,不是我喜欢流连风月,我只是想让上官明伟在意我,我只是想让他知道,爱我的人,其实身份真的不重要!可是偏偏他就是丝毫不在意!还说什么只有郑俊泽才配得上我!”郑芳菲哭哭笑笑的将她这十年来的生活简洁的陈述了出来。 “芳菲……原谅我,原来是我折磨了你十年,我竟然就是那个让你与郑家决裂的男人……” 角落处,那男人修长的身姿靠着墙壁,他看着那平日里皎洁如若明月的女人,此刻狼狈的倒在地上时,他的心无端的颤抖了起来。可是在那过去了的十年前,记忆之中那个严厉的中年男人的一句话让他爱着郑大小姐的心瞬间崩塌。 那中年男子在上官集团一夜之间倒闭的状态下强势出现在他上官家,他说:你在郑芳菲出现的场合,即使是她隔着你有百米远,你都得俯首!因为就凭郑氏集团一个喷嚏,你们上官集团就能灰飞烟灭!所以你没有资格仰望她。 没资格仰望她……即使她离他有百米那么远,他都没资格能仰望一下郑家的千金大小姐。 有时,一句话能让人记忆深刻一辈子,并且记忆犹新。 他不恨郑氏集团一夜整垮了他家的产业!那是因为商界素来弱肉强食,如若强壮自然没人敢欺,就如同郑氏集团。 可他爱死了那高高在上,如同一捧明月般的女人!却让自己十年来在她面前越来越自卑,他自卑到连触碰她的手的勇气都没有。 一丁点声响,让郑俊泽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阴暗处,他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闪,似乎发觉了些什么一般。 于是郑俊泽觉得,如若上官明伟不是傻瓜或者真的是郑芳菲自作多情的话,他应该知道怎么做!于是迈开脚步,任由郑芳菲瘫坐在地面上悲戚哭嚎,从那个站在角落里的男人身边擦肩而过。 “郑先生……”上官明伟总算是从黑暗之中开口说话了!他叫住了郑俊泽。 “该听的,你应该都听得道了!”郑俊泽站住了,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觉得现在这状况是多说无益。 “把你妹妹交给我……”上官明伟忽然将这句话脱口而出,语气坚定,似乎并非一时冲动。 “去吧,她等了你十年!”郑俊泽很满意听到这句话。 “秦小姐的误会,明日等芳菲酒醒了,我会亲自带她去解释清楚!”上官明伟苦笑道。 “她还没回来,我正要去找她!”郑俊泽忽然觉得,他这是在干什么,秦雨儿都还没有回来,他竟然还能站在这里。 “糟糕,秦小姐会不会是在山林里迷路了!”上官明伟忽然惊叫道,因为山林里,一般不熟悉地形的话,一走迷路那便是很难走出来的。 郑俊泽心底下那个恐怖的想法被上官明伟说了出来时,他惊恐的看了看漆黑得有些许怪异的天空后,心一沉,转身迈开脚步便朝山林的方向急急奔去。 上官明伟走到了郑芳菲的身边,他俯身抱起了郑芳菲,将她紧紧的揽在了怀里。 “上官明伟,你混蛋……”醉得不轻的郑芳菲手脚乱动,一会哭一会笑的。 “我是混蛋!芳菲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上官明伟一边抱着郑芳菲朝着东厢主卧走去,一边单手掏出手机拨打属下的电话,因为凭着如果秦雨儿真的在山林之中迷路,那就凭着郑俊泽,也是很难找得到她的,况且现在这天色,暗淡毫无星光,想来一定会有雨!一定要广派人手尽快找到秦雨儿,要不他和芳菲这样糊里糊涂的闯下的祸就要闹大了。 秦雨儿确实真的在林中走失了!她在傍晚时分和郑俊泽吵架之后,一气之下撒腿跑了,可那些小道就如同蜘蛛网一样,她竟然越走越糊涂…… 天色暗淡了下来,山林之中笼罩着一种阴沉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山的,让秦雨儿心惊胆颤。 脚边忽然窜过一只肥硕的老鼠时,秦雨儿更是惊恐的尖叫了起来!她走不动了,她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真的走不动了。 于是靠着树干,秦雨儿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她开始无助的哽咽低泣了起来。 好害怕,她真的好怕,树叶沙沙的响着,如同地狱里传来的沧桑的鸣叫,枯枝老树的枝干纵横交错在一起,隐隐约约来看,更似那些急于向她扑过来的鬼魅。 “啊……” 又是一身尖利的鸟叫声惹得秦雨儿捂住了耳朵尖叫了起来,此刻她的心脏跳得飞快,她害怕这黑暗,更害怕这些越看越可怕的模糊景象。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秦雨儿越来越觉得好冷,隐隐约约的觉得肌肤上不断的有冷凉的水意溅了上来。 呜……屋漏偏逢连夜雨,竟然在这个时候下雨!可秦雨儿真的走不动了,她的双腿就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轰……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带来了一声惊雷,秦雨儿吓得大声惊叫了起来,在雷电的莹白光芒下看,这个山林更恐怖。 雨淋湿了她的衣赏和头发,水珠顺着她的发梢混着她的泪水低落了下来,秦雨儿冷得几乎牙齿都在打颤,可她真的动不了,不管是被吓到的,还是累的,她都动不了,更别提说去找一个能挡雨的地方……而在山林的另一端,十几道手电筒强光照射着黑暗的山林,不断的有人在呼唤着秦雨儿的名字。 “郑总裁,下雨了,我们要快些撤离!”序月堂的手下一见天色不对,急忙拽住了郑俊泽紧张道。 “就是下雨了,才更要快些找到雨儿!”郑俊泽怒吼道!这些该死的人,下雨了怎么,下雨了就要将秦雨儿扔在山林里不管不顾? “不是这样的郑总裁,您看雨势越来越大,在这山林里贸然行走,会有危险的!” 面对那些急于解释的序月堂手下,郑俊泽本就心焦,于是他怒吼道:“滚,都给我滚回去,我自己找!” “郑总裁……” 序月堂的手下无力的看着郑俊泽拿着手电筒和一禀小刀走进了密林之中。 跟是不跟,那些人迟疑了!因为在雨中黑乎乎的山林诡异得让人心惊!于是有人提议,还是暂且退出,回序月堂向堂主请示再说…… 一路跌跌撞撞的,郑俊泽独自拿着手电筒在幽深的密林里行走着,雨滴打湿了他的衣裳和发丝,这让他冷得直哆嗦!可他更加的心焦,因为他这般健壮的人都觉得冷得难受,更何况雨儿那么瘦弱…… 脚在泥泞之中艰难的跋涉着,郑俊泽用刀子在路过的每个路口坐下了标记,他不停的呼唤着秦雨儿的名字,可是雨滴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响,还是很容易的就将他的声音覆盖了去。 雨儿,你要好好的,你必须要好好的。 郑俊泽在心中不断的祈祷,因为这样恶劣的天气,让他越来越心凉…… “有脚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郑俊泽的手电筒扫到了泥地上,还没被雨水冲刷去的,深深浅浅的一行泥泞的脚印时,他心中一震。 会是雨儿留下的吗?郑俊泽强打起了精神,仔细的跟着那些泡了水,似有若无的脚印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郑俊泽忽然眼前一晃,他手中的小刀普通一下子掉在了泥水之中,他站在了雨水之中,傻傻的站着,冰凉的脸颊更是感受到了一丝来之于眼眶的热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