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苏打汽水

更新时间:2020-10-30 04:32:45

苏打汽水 连载中

苏打汽水

来源:落初 作者:狗小菜 分类:耽美 主角:张璇苏予洋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狗小菜的原创小说《苏打汽水》,主角张璇苏予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直到遇见你,我才开始渐渐接纳这个世界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份,天气总是炎热无比,不仅如此,还连着下了几天的雨。天空阴沉沉的,让人昏昏欲睡。

苏予洋很讨厌下雨天,因为他懒得打伞。除非是极大的雨,他才会打一把雨伞,平时一般的雨,他就只戴一个帽子就算是应对措施了,淋湿了也没有关系。

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样,直到那天中午,下了第四节课张璇和他一起出教室门。教室外面的地面已经有很多坑坑洼洼了,雨哗啦啦地打在地面,同学们三五成群地走着。

“你也没带伞?”张璇一脸惊讶地问。

苏予洋笑笑,一摊手,“是啊,我不喜欢打伞。”

“巧了,我也是。”张璇摘掉被雨水淋湿了的眼镜,收进口袋里面。然后大摇大摆地在雨中走着,苏予洋紧随其后。两个大男生毫不慌张地淋雨出了校门,走的时候还相视一笑。

但是后来,苏予洋和张璇一起走的时候,再遇上下雨天,张璇总是会撑起一把雨伞,举在头顶。

“你不是不喜欢打伞的么?”苏予洋假装不刻意地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啊!”张璇不满地咂咂嘴,又把走偏到伞之外的苏予洋拉了一把,“走近一点,别淋着了。”

苏予洋脸上抑制不住地笑了,原本不喜欢下雨天的他,仿佛又有点期待下雨天了。

好巧不巧地,高二上学期第一次编排座位,班主任将张璇编到了苏予洋的右后方,坐在张璇后面、苏予洋左边的,是一个叫周子漪的女生。周子漪属于微微胖的类型,性格也大大咧咧,一天到晚傻乐。

自从苏予洋跟张璇相处了之后,性格变了很多,不仅仅不再那么冷漠了,而且还会主动跟人打交道了。因此周子漪很快就跟苏予洋打好了关系,她总是会揣很多小零食在书包,果干、辣条、薯片、小鱼干…一下课就伸出一只手到前面,手里拿着开了的零食,“苏予洋,吃吗?”苏予洋一般都会礼貌拒绝,偶尔也会吃一点,说一声“谢谢啦。”

张璇就更不用说了,以他的性格,跟周子漪自然也是很玩得来的。她算是张璇和苏予洋的共友,所以,张璇和苏予洋这次吵架她也是知情的,也一直尽力在劝和。

时间拉回到现在,已经是冬天,苏予洋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对着手机发愣,他傻乎乎地看着张璇回给他的消息。这是他们两个人认识以来第一次吵架,说是吵架,其实只是莫名其妙的冷战罢了。而现在,两个人和好了,苏予洋第一个想通知的人就是周子漪。

周子漪表现得很是欣慰,立马一句语音蹦了过来,“唉,可算是和好了,你们吵架我都跟着难受。”

冷战的一开始,是因为张璇的一次冷漠。

离放寒假还有一周多时间的时候,那天下了晚自习,苏予洋像往常一样,和张璇并排走着。与往常不同,张璇那天话少之又少,并且没精打采的。

“你怎么了?张璇?”苏予洋有些担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张璇闭着眼睛,点点头,“阿洋,我有点头晕。”

苏予洋立马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张璇的额头烫得可怕,显然是发烧了。“你发烧了,要不要我扶着你啊?”苏予洋很是担心,他轻轻搂着张璇的肩膀。

张璇只是摇了摇头,轻微咳嗽了两声,“不用,我回家了去买药。”“等你回家了再下楼买,那多难受啊,我去给你买。”苏予洋陪张璇走到了校门口后,让他靠在了路边的椅子上休息。

“你在这里等会啊,我去买点退烧药,你烧得厉害。”一说完,苏予洋便转身朝附近的药店跑去,学校下晚自习一般是九点一十五,药店还没有关门。

等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去时,张璇正闭着眼睛,也没睁开眼睛看他。苏予洋把手里的药塞到了他书包里,轻轻拉上拉链。“好了,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往哪边走的?”张璇又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地说,“这么晚了,不麻烦你了,谢谢你给我买药。”

说罢,便起了身,缓缓地向另一边走去。苏予洋有些不放心地跟上了,张璇摆摆手:“我真的没事的,放心吧。”然后就继续走了,还夹杂着几声咳嗽。

苏予洋只得也回家了,张璇又是发烧又是咳嗽的,让他有些担心。

第二天,张璇依旧来上课了,照常很早就去教室开门了。苏予洋一看到他就问,“你现在好些了吗?”张璇声音精神了许多,“烧是退了很多了,就是咳得厉害,没办法,热感冒。”

张璇现在的确咳得厉害,他感到自己的喉咙里面有灼痛感,上课的时候他只好尽力忍着小声咳嗽。药已经在按时吃了,但是要好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因为身体的不舒服,让他对一切都丧失兴趣,下课不是趴着睡觉就是发呆,再也没主动找苏予洋买东西和说话。

他之后又去医院检查了一次,说是支气管发炎了,扁桃体也有些化脓,又给他开了一堆药,接下来的一周下了晚自习都要去医院打点滴消炎。

张璇向来不爱吃药,但是身体的难受不允许他拒绝了,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发烧,吃点药就能好的。正因为身体的不舒服,他心情也很低落,不爽到下了晚自习都没有跟着苏予洋一起走,那周的体育课也一个人闷着去的操场,然后一个人无精打采地坐在一边看同学们嬉笑。

苏予洋一开始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因为他拉张璇一起买水的时候,张璇只是很冷漠地说了一句“我懒得跑了,你自己去吧。”可能这还是第一次张璇这么冷,苏予洋立马就在脑子里回放自己说过的话,想来想去,自己貌似并没有惹他不高兴。

但是,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天、三天…苏予洋突然觉得,张璇是不是厌倦自己了。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患得患失,一点点的冷漠就能让他猜忌很多。当然他没想到的是,张璇仅仅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懒得跟人打交道。苏予洋却联想到了厌倦、疏远和孤独,他觉得张璇肯定是觉得自己很无趣了所以故意疏远了,而他的性格最致命的一点,就是想的多却不会去问。

苏予洋没有去问张璇是怎么回事,他怕张璇已经厌倦他了,他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去缠着他问为什么,多么令人厌烦。

下课的时候,苏予洋也没有主动找张璇说话了,张璇也总是一个人趴在座位上睡觉。周子漪感到了不对劲,她偷偷找苏予洋问:“你们俩怎么回事?吵架了?”

苏予洋觉得这应该不算是吵架,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没吵。”周子漪一脸的不相信,“那你们现在怎么都不说话了?张璇那家伙天天趴在座位上,像见了鬼一样。”他当时就想说他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璇为什么自上次发烧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我也不知道张璇是怎么了,可能…是发生了让他很难过的事情吧,他没和我说,我也就不好问了。”苏予洋小声说,又叹了口气。

周子漪感觉很奇怪,这两个人…算是莫名其妙地冷战了?

苏予洋那一周都闷闷不乐起来了,张璇是他高二以来的第一个好朋友,可以说是拯救他于黑暗中的人。突然的冷漠,让他觉得自己肯定很糟糕,不然怎么会总是不讨喜。

他生怕张璇嫌他烦,下了晚自习也就一个人溜得飞快,体育课也主动一个人站得离张璇远远的。只有上课的时候,偶尔从张璇的方向传来咳嗽声,每咳一下,他的心也颤一下。但是苏予洋真的很失落,不仅仅是自己仿佛被抛弃了,更因为这个主动进入到他世界里的人离开了。

一个人默默走出教室门,这时候是冬天,呼出的气都化成白色水雾飘散在空中。苏予洋抬头直勾勾地看着白色的水汽,想着,这不就是自己原始的状态么?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买水一个人上体育课。为什么现在反而不适应了呢?

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人,一直都是。张璇只不过是陪了他大半个学期而已。现在不过是回到原来的生活罢了,苏予洋感到自己的心正慢慢地沉下去。

其实张璇过了三四天以后,感觉身体好了一些了,心情也缓和了一些。但是他能感到苏予洋的明显刻意疏远,比如说不再朝他看,不再找他说话,下了晚自习也一个人跑得飞快。

张璇是一个想法很简单的人,他单纯地觉得苏予洋应该是想一个人待着,并不知道苏予洋心里已经泛起了巨浪。当然,张璇想过可能是自己之前身体不舒服,没有理睬他,让他不高兴了。但是在他看来,男生之间,不用这么斤斤计较,何况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不就是几天没说话么,苏予洋那家伙肯定能理解的啊。

张璇既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就更别说给苏予洋道歉了。苏予洋这样子的刻意疏远让他也很不爽,好好的一个大男生,怎么就莫名其妙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万块钱一样了呢。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周子漪觉得坐在这样氛围的两个人之间很奇怪,她也跟着头大了。

原本气氛很活跃的一块,现在死气沉沉。坐在苏予洋的后面,她瞄到苏予洋会在张璇咳嗽的时候偷看一眼,又极力装作自己毫不关心的样子;张璇带了水果到学校,也会把盒子伸过去问她吃不吃,然后又缓缓伸向苏予洋的方向,但是却连一声“喂”都没有。

周子漪盼着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能和好,不然待在这样的氛围里面实在是叫人难受。

苏予洋只是太敏感多疑了,他说不出口的话全部都写在了那张政治考试的草稿纸上,在放寒假的时候递给了张璇。其实也就是“求和”的意思。

张璇那天坐在车上,看到信里苏予洋莫名其妙的说法:“你要是觉得我烦了,也请直接来告诉我一声,不用这么躲着我。”张璇看得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就躲着他了?难道不是他在故意躲我吗?

张璇靠在座椅上,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给了苏予洋一种,他已经厌烦他的错觉。百思不得其解。

把信收回到了口袋里,张璇莫名其妙地笑了。苏予洋这人,还真的像个小孩,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

现在两人总算是“和好”了,其实说是和好,两个人当时并不算是吵架了。

雪还在下,人走在路上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软软的,舒服极了。苏予洋啃着热乎乎的蜂蜜面包,笑得一脸满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