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妖魔迢迢神无生

更新时间:2020-04-06 11:36:10

妖魔迢迢神无生 连载中

妖魔迢迢神无生

来源:落初 作者:兮什 分类:耽美 主角:唐白泽 人气:

《妖魔迢迢神无生》作者:兮什,耽美类型小说,主角:唐白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正文之前一定要看作品相关!!!】(嗯,我很努力的想白话一点,但真的好难啊!)天下人恨我,我恨天下人清明雨夜坟前一别三十载,再见已是人去碑凉柳成荫。他为他入魔,为他自爆灵力,为他身死心死。红衣屠城,飞刀入骨。红眸泪光,化血飘散。他生来就是高贵的鹰皇,外表高冷,实则闷骚,偶尔腹黑。熟人面前,一会一个样,就怕你消化不了,自从找到“媳妇”后——手持故人之箫的出尘美人,原来就是你啊!(后续陆续更新补充修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空气似乎凝结了良久,白泽率先回过神拍案而起,面容上写满了巨大的难以置信,他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雨作云死了?怎么死的?谁杀的!”

“白公子莫急,此事我会详细道来。不过在这之前,需要二位先帮我一个忙。”红纱后的面容似乎是轻轻笑了一下,连着面纱也轻轻抖了一下。

唐公子的脸色也不比白泽好多少,那白皙的额头上竟是隐隐显现了几道青筋,但最后还是生生忍住了。他重新调整了情绪,浅笑道:“何事?”可明明那笑容又假的令人心悸。

一炷香后,大厅内便只剩下了唐白二人。赤衣被安置在厢房,布下了结界。唐公子的面色阴暗不明,白泽坐在他身旁不知在想什么。

原来安禾老板娘不卖赤衣并不是因为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赤衣身上被下了咒,出了翼城便会中毒。这毒是当今妖皇屠暗闻的黑曼巴蛇毒,在蛇族中排行第三,岂是一般人能解?当初老板娘收留赤衣时只觉得这姑娘生的倾城,能为酒楼招揽客人,为防止她逃跑,便请一位道人下了诅咒,却未想到有朝一日她的身价竟高达黄金十万两,卖出去足够几辈子挥霍。而酒楼就算被称为天下第一也比不过黄金十万两,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又不敢对外声张诅咒一事,想卖不敢卖。

其实若是以赤衣如今的能力,将诅咒之事散发出去寻人来解,人才济济,一了百了,可老板娘于她有恩,她是坚决不会将她置于风口浪尖上,甚至会一辈子跌落下流社会,失去所有。权当是报了她的恩情罢。晓得了这一点唐白二人也在心中默默敬佩起了赤衣,毕竟方才老板娘竟还要破了赤衣的规矩在万晴宴上露出芳容。

还有一事,是那下咒的道长。据赤衣描述,那人一身金边修饰的黑衣,唯有肩膀处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龙头位于左肩,龙身绕到背后,似乎要缠死那人的脖子,最后龙尾盘踞在右肩。他的脸上戴着一张苍白的面无表情的骷髅面具,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

基本上就是“三魔”之一的“黑骷髅”了。魔这个东西来得很是容易,简单来说就是走火入魔。人、妖、神三界,只要修炼不走正道,心思不正,就极有可能堕落为魔。成魔后基本会丧失理智,嗜血如命,杀人不眨眼。唯一保持理智的办法就是把死人的皮披在自己身上抑制本尊的魔性。

从古到今,三界之中从来不会缺少魔,但绝大多数都成不了什么气候,而更多时候都被非魔斩杀作了修为的养分。能让三界真正记名的也就那么三个。三界也挺“尊敬”他们,列入“三魔”之列,还各自起了个称号。

这第一位早已作古多年,是当之无愧称得上一声“魔君”的魔王。传言那是位堕落的神明,但关于这位魔君的事迹连古书都写得模棱两可,隐晦不明,传言便更信不得了。只知道其总是一身白衣翩翩,周身仙鹤围绕,人称“白仙鹤”,不提。

而第二位却是这近二三十年才出现的,红衣如血,所过城池,无一人生还,血雨连绵不绝,人称“红血雨”。这人耍着一手好飞刀,而且似乎是怕谁不知道他似的,每把飞刀都用同样的材质,造着一样弧度,刻着一样的花纹。果然,没过多久,便被同为魔王的黑骷髅一剑穿心而死。

所以唯一值得三界关注的就是这个黑骷髅了。对于这个黑骷髅的描述只需要一个“怪”字足矣,今日他或许可以随心所欲地屠一城,而第二日就会去哪里做工挣钱买个馒头啃……赤衣姑娘的诅咒八成就是后者了,他既不贪财,亦不好色,或许就真的只是为了安禾老板娘给的那点钱去的。

“老唐。”白泽的声音有些低沉。

唐公子“嗯”了一声,又听白泽道:“我觉得这事挺严重的,还是上报妖皇吧。”

这事确实挺严重的,谁能想到黑骷髅从何处得到的妖皇之毒。他严肃地点头道:“你说的对。不过我在考虑为赤衣赎身的事,如何向家中交代。”

白泽撇撇嘴道:“我去就是了,那么麻烦干什么?”

唐公子眉头一皱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今日你也听到了,旁人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沾花惹草,寡廉鲜耻,家门不幸……”白泽叹了口气缓了缓情绪,觉得自己说得确实有些疾言厉色了,“今日是我当众掳走了赤衣,你莫要出手,不然就说不清楚了。”

唐公子愣了一下,心中想到今日那些人口中的杂言碎语,字字诛心。可没人比他更懂白泽,虽然白泽总是一笑而过,一脸毫不在意,或者干脆连连摆手装作听不见,转个身接着搞破坏。他一天到晚从没个正经,不是说他有多浪荡,有多风流,有多放肆,他只是不敢再正经。他笑得比谁都好看,心里也一定比谁都难受。

“这事我来。”顿了顿,唐公子又说:“先休息吧,明日面见妖皇。”

这一夜过得很是漫长,或者说,这些年都过得无比混沌。

雨作云那孩子,从小害羞腼腆,若不是母亲收留了他,以他那文弱的性格,身处鱼龙混杂的三界,怕是活不过几年。可就是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人,亲手杀了他同胞的妹妹。

他最后一次见雨作云是在三十多年的清明节,在他妹妹倒塌的石碑前。他在碑前呆坐了一天一夜,绵绵雨滴时大时小,泥土被冲刷了一层又一层,手指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他还是等到了雨中撑着一把红伞步步小心又谨慎的雨作云。雨作云远远看到他落魄的模样,也不管脚下湿滑的泥土,匆匆冲过来,将伞移到他的头顶。他听见头顶滴滴答答的雨声,像极了滴血的心脏。

“阿雪?”雨作云的声音极轻极柔,任何人听了他那担忧的口气都只怕会直接哭出来。

可并不管雨作云要如何扶他起来,他只是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他,大概是他的脸色太过惨淡,雨作云被吓了一跳,张开口似乎是要说什么,却始终只是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因为他的胸口,在他张口的那一刻,被一支有着一角被紫竹修补过的白玉箫横穿而过。

算是作个了解吧,下次见面之时……

整个三界甚至还有雨作云自己都以为他寻他只是想杀了他为妹妹报仇,但他如何忍心?那箫穿过的地方远远偏离了心脏,对妖来说,根本算不上致命。

时隔多年,那把箫再次出现在了眼前,却再也不会有人穿着那一身红艳如血的长衣,在他身旁轻声细语道一声:“阿雪”。而他也很少再扬起嘴角,浅浅一笑。这紧绷了多年的脸,却在今日,终于是裂开了一条微微的缝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