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更新时间:2020-10-18 05:17:11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连载中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楼楠 分类:穿越 主角:林逸雪小姐 人气:

《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是楼楠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玄王在上,嫡女溜边跑》精彩章节节选:林逸雪居高临下站着:那个,我帮你救了人,可不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欧阳致玄眼皮抬了抬,很给面子:说! 林逸雪眼角眯起来,好心情的开口介绍:我家有一妹,名逸霜,长相美艳,性格温婉,端庄贤淑…… 欧阳致玄手指不紧不慢敲击桌面,威慑力随着敲击压迫着林逸雪:重点! 林逸雪丝毫没有察觉:呃……,我不想做太子妃,让给逸霜好吗? 欧阳致玄手指一顿,一把扯过林逸雪,锁进怀里,一记强势的吻落在她的唇上,霸道的啃咬,怒火冲天的吮吸…… 等察觉到林逸雪喘不气来时,他才放开她,低哑着嗓音说:再废话,本宫不介意立刻洞房! QQ交流群:102895099...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飘雪阁里父女两个表面上其乐融融,可此时陆府里的另一个小院可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屋子里不时有阵阵瓷器破碎的声音传出来。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赶紧歇歇吧,可不能再摔了,这些物品件件可都是价值不菲呢!”

秦姨娘回到自己的院子,歇了半晌,又喝了些汤药,总算恢复了过来。

此刻,她忍着腹痛,勉强来到陆逸雪的吟霜阁,结果就看到这满屋的狼藉,还有不修边幅,脸颊又肿又红的陆逸霜。

“我就要砸,我要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

女儿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好东西,金贵的东西都搬到那个病秧子那里去了。”

陆逸霜说着,又气鼓鼓地随手砸了一个做工精美的瓷瓶。

“母亲,你不是说那个病秧子早就奄奄一息,活不过春天的吗?她怎么会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呢?”

“今天你也看到了,父亲为了她竟然打了我,还禁我的足,罚我的月例。”

“父亲一向最疼爱我的是不是?

都是因为那个病秧子,她就是我的克星。

她一回来,父亲才这样对我的对不对?”

“哎哟,我的小祖宗,有些话你怎么可以想都不想就随意说出口呢,尤其是关于那个贱人的,这么些年就是老爷的禁忌。

你这还都被老爷当场听到了,他能不大发雷霆吗?”

“我不管,母亲,我不要见到那个病秧子,我要她死!

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再说她现在在家里好好的,我哪还有可能成为太……”陆逸霜不管不顾地哭诉道。

“霜儿……”秦姨娘厉声制止了陆逸霜。

这个霜儿说话总是这样不经大脑,如果不严厉警告,她这张嘴迟早要惹祸。秦姨娘心里想着,不觉就加重了语气:

“霜儿,有些事、有些话,你心里知道就好,但是决不能随意的张口闭口的就说出来!”

“啊……,我不要活了,父亲打我,现在连母亲你也骂我!”

陆逸霜大嘴一撇,干脆坐在地上撒起泼,大哭起来。

“霜儿,你的心思母亲自然是知道的,母亲现在也正帮你想辙。

但是有些事,咱们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尤其是那边的事更不能随意议论,说不好,就是满门抄斩、灭九族的事呢。”

“灭……灭九族,母亲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您不是在吓霜儿吗?”

经秦姨娘一吓,陆逸霜赶紧止住了哭声,用袖子随意蹭了蹭脸上的泪水,紧张地问道。

此时她的脸被泪水、血水冲刷得花花绿绿,其实与个小丑也没有多大区别。

“母亲何时骗过你,这件事情确实非同小可。”

秦姨娘看吓唬的差不多了,拿出帕子为陆逸霜仔细擦着脸上的污渍,又开始柔声细雨地为陆逸霜讲道理:

“霜儿,你听母亲解释,你的想法母亲自然知道,但是此时绝不是任性的时候,你想啊,老爷平时那么喜欢你,只要你稍施手段,那病秧子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如果你只是一味的耍性子的话,一旦那个病秧子得了老爷的心,她再和红袖那个狐狸精联了手,以后我们娘俩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可是,她现在好好的,女儿以后怎么才能……”

“好孩子,你尽管放心,这个绊脚石母亲一定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帮你搬开的!

只要病秧子不在了,到时候一切还不都是你的。

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也不需要做,只需要像往日一样,拉拢住老爷的心就行了,剩下的只管等母亲的好消息吧。”

秦姨娘眼睛看着远方,胸有成竹地说道。

看来有些事,是该好好筹谋一下了。

汤的事虽然被红袖那个狐狸精给扰了,但是老娘有的是办法分分钟要了你的小命。

哼,臭丫头,跟老娘斗,你差的远了!

当年那个贱人都没有斗过我,更不要提你这个黄毛丫头了,料你也不是老娘的对手!

第三天上午,飘雪阁

“陆茗昨天做的不错,得亏你小子聪明,这五十两银子是给你的奖励。”林逸雪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陆茗夸奖道。

还别说当初救他的时候,自己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机灵勤快。

昨天的事,多亏这小子脑子灵活,知道关键时刻去搬救兵,才不至于让自己吃亏。

否则的话,一场恶战下来,估计结果她和林逸霜也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小……小姐,这赏银奴才不能要。”

陆茗低着头,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为什么?这是小姐我赏你的呀?”

“奴才的命都是小姐救的,奴才不能要小姐的赏银。”

这什么歪理,林逸雪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知恩图报、认死理的家伙。

“陆茗,这些是两码事。

我救你的命是一码事,你昨天表现好是另一码事。

这两件事不冲突,你感激我的救命之恩,以后做事对我更忠心就行了,但是照样可以领我的赏银的。”

“那……那,奴才也不能要!”陆茗抬起眼睛,倔强地看着林逸雪说道。

“为什么还不能要呀?这又是为了什么呀?”

“因为昨天是珍珠姐姐悄悄告诉奴才,让奴才得空偷溜出去搬救兵的,说找到老爷就找老爷,实在不行,就找冯管家。”

“哦……,原来如此。”

林逸雪倒是没想到,昨天的事竟然是珍珠出的主意,关键时刻珍珠的脑子倒还挺管用,临危不惧,知道让陆茗去搬救兵。

“你这个小榆木脑袋,小姐赏给你的,你拿着就是了,怎么那么多废话呢!”

刚好珍珠掀帘进来,点着陆茗的脑袋,笑骂道。

“奴才说的确实都是实话,昨天的事,明明是珍珠姐姐你出的主意呀?”

“问题的关键是:老爷最后不是你请回来的吗?这就是最大的功劳呀!”

“奴才并没有去请老爷,只是半道碰到了冯管家,冯管家领着奴才去请的老爷。”陆茗仍然一根筋地梗着脖了说道。

“好好好,这五十两银子,珍珠姐姐我先替你收着行了吧?等你娶媳妇的时候,姐姐再还给你。

这没你事了,赶紧去忙吧。”

珍珠最后也只好无奈地投降了,跟这倔小子根本讲不通道理。

陆茗听话地转身出去了,剩下林逸雪主仆二人坐在那里捧腹大笑。

“小……小姐,这……这银子奴才不能要……”珍珠粗着嗓子,惟妙惟肖地学着陆茗刚才看到银子,一脸嫌弃的表情,梗着脖子,挥手坚决地拒绝道。

“哈哈哈……,珍珠,你这丫头可真坏。”林逸雪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陆茗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就长了这么个死脑筋,不过性子倒是挺可爱。

“对了,小姐,冯管家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