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

更新时间:2020-10-02 16:53:18

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 连载中

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

来源:微小宝 作者:孟婆 分类:穿越 主角:林倩府 人气:

主角是林倩府的小说《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此文是孟婆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当今天下,群雄逐鹿,诸侯争霸,硝烟四起,战争和死亡,流血和牺牲每时每刻都在不同地方上演。死亡,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如此平常。只是,今日战死马上的少年,身份不同凡响,他的死亡所引起的后果,自然也非同一般。死者乃怀远大将军的独子,年仅十六岁的祁碂卫。当沉重的大红棺木由北地运送回将军府时,将军夫人早已哭瞎双眼,扶着大红棺木,跪在堂屋之中,苦苦泣求大将军,为自己战死沙场的儿子寻两名侍女殉葬,以免儿子在黄泉路上独身孤寒。老将军面容凝肃,沉痛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紫衣少年轻不可闻的一笑,看着林青青道:“你说对了,本少爷还真是不怕死。不过,就算死,也不会放过她!”

他说着,猛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林青青的脖子瞬间一紧,感觉喉咙都快被捏爆了,直翻白眼,喘不过气来。

完了,看来自己的小命真的要交代于此了。

祁泓睿手中长剑更紧,可是瞧着林青青的神色,却不敢大意。他有把握能够一剑解决紫衣少年,可是却没把握同时救下林青青,不能拿林青青的生命冒险。

“放下剑!”紫衣少年凌冽断喝。

祁泓睿瞟了林青青一眼,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落地,同时冷冷的命令道:“放开她!你若伤她一根汗毛,我必将你挫骨扬灰,诛你九族!”

紫衣少年凉薄一笑,凄然道:“诛九族——你以为你是皇上吗?”虽如此说着,手下的力度却是减轻了些,让林青青得以大口大口的咳嗽,然后深深的呼吸。

紫衣少年打量了林青青一眼,若有若无的冲祁泓睿笑道:“看来你很紧张她,可是她却不懂珍惜。这种不可一世的女人,不知你爱她什么?”

“我不爱她。”祁泓睿冷冷的说。

林青青止住了咳嗽,惊疑的看着祁泓睿古井无波的表情,心里一阵轻微颤抖。不知为何,从他嘴里冷冷吐出来的四个字,居然比紫衣少年掐住自己的脖子时更让自己感觉到痛苦。

紫衣少年看着她眼神一黯,忽然仰天大笑,然后猛然一掌将林青青拍开。

林青青跌跌撞撞的扑进祁泓睿怀中,祁泓睿展开双臂,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这一刻,他愿意拿自己的一切来交换她的安全!

心跳骤然剧烈跳动的瞬间,祁泓睿眉头一沉,只觉得怀中女人温软的体温,已是自己所能拥住的全部美好。他愿意就这样拥着她,守护她的平安喜乐,永不再让她受伤!

紫衣少年纵声大笑,衣袍翻飞的快速飞入乱石岗下。

祁泓睿立刻拾起地上长剑,一手拥着林青青的腰,飞快的追了过去。

即使紫衣少年最后放开了林青青,没有伤害到她,可是祁泓睿也不能原谅那少年疯狂的举止!

紫衣少年的身形在乱石岗下的青竹林里翻飞起掠,仰天长笑,那笑声在竹林里绵延不绝的传播开,本是凉意沁人的竹林里,顿时添了几分阴森可怖。

祁泓睿拥着林青青飞落在地,一手持长剑,一手护卫着林青青,环顾四周。

林青青贪恋的享受着祁泓睿胸膛间的温热,甜蜜的想着,原来被人带着飞在空中不一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至少,这黄侍卫带着自己飞的时候,感觉还是很美妙很惬意的。只是飞的时间太短了。

祁泓睿扫视竹林,厉声道:“滚出来!”

半空中传来一阵粗呖的大笑,那笑声沧桑得简直不像少年人的声音,饱含着一种凄厉无助的痴狂,似乎那狂笑的人经历过世间最悲惨最痛苦的事情,如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林青青听得呆了。

蓦地,笑声戛然而止,紫衣少年忽地静立在他们前方约五米处,恨恨的看着他们,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的道:“本少爷已经放过你们,为何还不滚?等着我杀了你们吗?”

祁泓睿冷笑一声,也不说话,放开林青青,长剑直刺紫衣少年。

紫衣少年见状,竟大喝一声来得好,说罢身形一长,迎着长剑而去。他闭上眼睛,一副慨然赴死的样子,神情平静坦然,毫无畏惧,更没有躲避的意思。

林青青见势不对,忙高声呼唤:“剑下留情!”

祁泓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但紫衣少年已经贴面而来,千钧一发之际,祁泓睿手腕一翻,剑尖猛然转了个方向,斜刺里向上一挑,剑尖摩擦着紫衣少年的衣冠而过,刹那间,只见衣带飘飘而断,紫衣少年却是毫发无损。

祁泓睿收了剑,冷冷的盯着紫衣少年,仿佛刚才出剑的人不是自己,淡淡的说:“你想求死,我偏不成全你。”

林青青惊魂未定,回过神来,向祁泓睿走去,盯着紫衣少年问道:“你为什么一心求死?”

紫衣少年狼狈站住,漠然的看着林青青,愤恨道:“不必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青青走到他面前,却冷声道:“可是你刚才却差点让我们误杀了你!”

她离紫衣少年越近,那头的祁泓睿就看得心惊肉跳,猛然生出强烈的不安感,大喝道:“青青,过来!”

林青青不解回头,就在这一瞬间,紫衣少年再次伸出手钳制了林青青。这一回,他紧紧的挟持着她,厉声道:“你想救她吗?除非杀了我!”

祁泓睿大怒,提起剑,浑身爆发着杀气狂戾气而来。

林青青却伸手做了个制止的姿势,冷静的皱眉喝道:“别过来!”

祁泓睿一惊,立在原地看着她。

林青青似浑然察觉不到自己身处险境似的,转头冲紫衣少年盈盈一笑,说:“其实,你根本不想伤害我的,对不对?”

紫衣少年眼神阴沉的看着她,薄唇紧抿。

“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下去或是用死亡来逃避的权利,只是,你若一心求死,何不自杀?你不甘心去死却又不敢活下去,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痛苦?”

林青青的声音宛如天籁,轻轻柔柔的,仿佛温暖的阳光照入寒凉的心间,令人心生暖意。

紫衣少年的手微微颤抖,沉默片刻后,冷厉道:“他们……他们杀了小菱!我的小菱,她再也不会对我笑了,再也不会喊我少爷,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紫衣少年神情痛苦,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

林青青看得出,他在竭力克制自己。看得出是个被深深伤害的人,她幽幽的叹息一声,无奈的说:“既然你这么爱小菱,那就为她报仇,去杀了那些害死她的人,何必来祸害我一个与你毫不相干的女子?”

紫衣少年忽然松开了林青青,激动的咆哮道:“杀了他们?呵呵……你说的容易!他们是我的父母,是养育了我的爹娘啊!我能为了一个女人去杀了他们吗?我能吗?”

林青青愣住,呆呆的看着紫衣少年,心中满是同情。

祁泓睿立刻上前,将林青青护入自己怀中,戒备的横剑挡在两人面前。

紫衣少年突然发狂,转身跺足离开。

“喂……”林青青伸出手去呼唤他,少年却已经消失在竹林里。

林青青呆呆的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空白处,回头问祁泓睿:“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祁泓睿皱眉道:“你不怕他再次对你不利?”

林青青笑道:“他不会真的伤害我的。”

祁泓睿摇头,叹息:“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胆大妄为不怕死还喜欢多管闲事!”

林青青拉着他的衣袖撒娇:“去嘛,陪我去看看吧,我很好奇呀,难道你不想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

祁泓睿无奈,知道若是不同意,她是绝不会罢休的,无奈揽住她的纤腰,沉声道:“抱紧我。”

男性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蛊惑传进耳膜里,林青青心头一动,痒痒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搂住祁泓睿的腰。紧接着就感觉身子一轻,她睁开眼睛,眼神瞬也不瞬的打量着祁泓睿的表情,他却仍然是没什么表情。

两个人的身体贴得很近,祁泓睿嗅着女人身上特有的芬芳,心间微微颤抖着,却不得不强作镇定,面无表情的搜索着紫衣少年的身影。

乱石岗下,竹林外面的一片空地,怪石嶙峋,片草不生,紫衣少年静默立于空地中,冷风吹起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祁泓睿带着林青青落地,两人远远的看着紫衣少年。

他的背影,看上去孤寂极了。

远处,忽然传来喧闹的人声。

渐渐地,那些人从乱石岗上露出了脑袋,先是一个,接着是两个,然后是一大群。男的女的,有老有少,而这些人一见到紫衣少年,无不面露欣喜之色,大声嚷道:“少爷,原来你在这里,快跟我们回去吧,新娘子还等着呢。”

一个老者率先跑到紫衣少年面前,苦苦劝告道:“少爷,你这样又是何苦呢?回府吧,左小姐等急了,别让老爷以后在左侍郎面前抬不起头来。”

紫衣少年猛地一拂袖袍,寒声道:“走开!”

“少爷……”

“我不管老爷怎么样也不关心左小姐,我只想留在这里,陪着我的小菱,就算她死了,我也要在这里陪着她,永远的,守护她……”

紫衣少年的声音恍若梦呓,淡淡说出,所有从乱石岗爬下来的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一瞬间,本是滑稽混乱的场面却静寂不已,颇为诡异。

紫衣少年被围在人群中,却仿佛遗世独立,身上有重重的哀伤。

就在这时,乱石岗又传来几声娇滴滴的女声,林青青抬眼望去,一个婢女扶着一身新娘喜服的女子,柔声劝道:“小姐,你别这样,小姐,回去吧,小姐……”

新娘子一边气喘吁吁的喝道:“闭嘴!别吵吵了!烦不烦!”一边跌跌撞撞的爬下乱石岗,一不小心,手掌被荆棘刺伤,冒出血珠。她只是皱眉看了一眼,又马不停蹄的向下走,一直到拨开人群,气呼呼的站在紫衣少年面前。

紫衣少年看也不看新娘子,只是挪开了两步,似乎很不愿面对新娘子。

新娘子不依不饶的又站到紫衣少年面前,怒道:“林建华!你什么意思!让我一个人面对着满堂宾客,让我脸面丢尽!你若不想娶我,直说就是,何必这样羞辱我?”

紫衣少年反唇相讥:“直说?堂堂户部侍郎的女儿左家小姐怎容许我悔婚?左小姐,别在我面前出现,小菱的事情,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新娘子瞬间面色一白,却又惨笑道:“知道又怎样?她不过是个丫头,死了也便死了……”

“滚!”新娘子话未说完,紫衣少年忽然震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