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公主捂脸:驸马太心急

更新时间:2020-07-31 05:54:42

公主捂脸:驸马太心急 连载中

公主捂脸:驸马太心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钰荞 分类:穿越 主角:宫陆沉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公主捂脸:驸马太心急》是钰荞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宫陆沉,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曾是集荣宠一世的北梁国辰贵妃,却在皇后和亲妹妹的陷害下,被皇帝活活祭天。一朝魂穿于瘫痪的东周公主身上,刚睁开眼,俊美绝伦的痴傻驸马缓缓逼近:入洞房,生皇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仿佛冲破了躯体的禁锢,又像是坠入无尽的深渊。痛,头痛欲裂,破碎的画面突然涌进脑子里。

“嘶……”

不知过了多久,轻飘的意识忽而下落,来自肉身的感知再次回归。

陆沉宫猛地睁开眼睛,这是哪里?

风吹起珠帘露出强烈的阳光,仿佛皮肉被炙烤的痛还在折磨着自己。

陆沉宫睁开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没有丝毫被钉过或者炙烤的痕迹,往四周看了看,明媚的景色告诉自己这明显不是北梁国的祭坛。

摇动的花轿布满大红的绸缎,头上鲜红的盖头因身体的突然动作,顺着那桃粉的双腮滑落。

脚下,一双绣着鸳鸯戏水的锦缎软靴,醒目刺眼。

头突然又疼得厉害,陆沉宫闭上了眼睛,一些话语画面再次涌进脑海。

“成亲、公主、林希瑶?”

陆沉宫将绣着合欢花图案的卷帘悄悄地掀开一角,只见外面浩浩荡荡的送亲人马见头不见尾。一直延伸到长街的尽头。

鼓乐声齐鸣,被拦阻在外围的百姓比肩接踵。

热闹的景象分外清晰,确定自己不是在阴曹地府,也不是做梦,一时被死而复生的喜悦冲昏了头,陆沉宫恨不能从座位跳起。

攸而,撑着坐椅把手的手臂突然一僵,意识到双腿完全没有知觉。陆沉宫看了一眼身下特殊的椅子,捏了捏自己的腿,这腿怎么了?

陆沉宫深吸了一口浊气,顾不得礼数,一把掀开了帘子:“听说了吗,公主要嫁的人是一个傻子?嘘,不要脑袋了!据说公主未来的驸马可是北梁皇子。”

——北梁皇子!!!傻子?

陆沉宫的大脑迅速搜寻着关于北梁国中,为数不多的几名皇子:大皇子顾元已年过四旬、小皇子顾丰刚过了满月的生辰;三皇子顾璇峰半月前被外派到边塞平乱,少说也得个把月才能返回;四皇子顾茗腩自小体弱多病,被被皇帝送去昆仑医病,不问红尘。

还剩下一个……

太子顾苏庭!不知为何,想到二殿下顾苏庭,陆沉宫的脸颊竟莫名的红了,仿佛回到十二岁入宫那年。眼前已经瞧见身穿白靴,鲜衣怒马的少年将挂在树上的风筝摘下。回眸间,翩翩浊世,梵香缭绕。

陆沉宫红透着一双面颊,正沉浸在自己春梦里不能自拔,只听耳边“嗖嗖”地两道破风,高盘的发髻上便多出了两支冰冷的箭羽。

“有刺客!快,保护公主!”与此同时,花轿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百姓的奔逃声,嘶喊声、兵器相交的清脆声连成一片。

陆沉宫颤颤巍巍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确定还在脖子上顶着,软了的膝盖,扑通一声跪倒在铺着镂空金丝的桃木板上。

随之心底一凉,这个东周公主林希瑶的双腿瘫痪。自己现在的处境,如同案板上任人宰割的肥鱼。

“保护公主,保护公……”随着护卫的喊叫声哗然而止,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尖。陆沉宫费力地爬起,刚要掀开马车喜帘的手,颓然静止:眼前,一道泛着寒光的宝剑从帘外伸了进来。锋利的刀刃上沾着粘稠的血迹,顺着刀尖一滴一滴地流到大红的喜帘上,转瞬与那片刺眼的红化为一体。

“别杀我!别杀我!”陆沉宫似乎从没有这样地惜命过,她还有血海深仇没有报,她绝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她就是、我、我的宝儿?”木乃的声音凭空响起,同时,头上的宝剑一把削去了碍眼的车帘。

语调虽然迟钝,嗓音却清如幽泉,凌冽悦耳。

陆沉宫谨慎地仰起了头,当眼光聚焦在身穿一身红衣,眉眼朗逸的男子脸上时大吃一惊:北梁太子顾苏庭!真的是他!

阳光下,顾苏庭眯着一双狭长的凤眼,唇角轻牵。翻飞的外袍纤尘不染,墨发束在镶嵌宝石的紫金冠中,托衬着如玉的面容俊美绝伦,陆沉宫一时看呆了眼。

“宝儿,我的宝儿!”不想,顾苏庭突然咧嘴一笑,露出痴傻本色。不等陆沉宫说话,扔掉手里的长剑将她打横抱在了怀中。

一圈的护卫却暗自咂舌:想不到驸马身边的侍从功夫如此高深,不等看清路数,周围的刺客已尽数毙命。更想不到公主的驸马竟是一个傻子,而且傻得如此彻底!

因东周国距北梁国路途尚远,接亲的人马只能在半路暂住:晃动的红烛映着鲜红的锦被,窗外,月影婆娑。两旁的婢女伸手,将两侧的轻纱缓缓合拢,行礼后退出了房间。

“入洞房,生皇孙,宝儿!”陆沉宫正在捉摸着回归北梁国后的复仇路线,却被一声迟钝的喊叫拉回了现实。接着,紧闭的大门被砰地推开,满身酒气的顾苏庭摇摇晃晃走了进来。

“你是怎么傻的,怎么变成了这副摸样?”陆沉宫看着眼前的傻子,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四年前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太子重叠。

“你、你可认识我?”说话间,陆沉宫已来到床边,醉意阑珊地端详着陆沉宫,含糊不清地问道。

“我不仅认识你,还知道你喜欢画百合,因百合出污泥不染。你喜欢吃折叠奶皮,喜欢喝清露沏的龙井,喜欢吹箫却不喜热闹。”陆沉宫定定地看着面前的顾苏庭,将四年来所收集的讯息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顾苏庭呆愣地听着,随后,噗呲一笑:“宝儿,入洞房,生皇孙!”陆沉宫恍然明白,眼前的顾苏庭不再是记忆中的顾苏庭时,整个人却被顾苏庭压在了身下。

四目相对,浓密的长睫如羽,晕开一片浓浓的暗影。顾苏庭撩起的眼眸中,清澈的瞳仁闪烁着剔透的碎光。

“放手!你不是顾苏庭,我不要嫁给你,不要嫁给一个傻子!”虽然,那片眼波中有种蛊惑的力量,陆沉宫依旧强迫着自己清醒,大声地喊道。

“嘘——”顾苏庭说着,刀刻般的下颌凑了过来,薄凉的嘴唇缓缓靠近。

“我——”直到双唇再没有一丝距离,直到混合着酒香的呼吸灌满肺腑,炙热的舌撬开一排皓齿,辗转舔允。

一吻过后,顾苏庭起身,迷醉地看着陆沉宫润湿的唇瓣痴痴一笑,似乎意犹未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