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野蛮小娘子

更新时间:2020-06-26 07:15:40

野蛮小娘子 连载中

野蛮小娘子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七七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荣 人气:

主角是小姐荣的小说《野蛮小娘子》此文是桃七七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荣王府最尊贵的嫡女,却生来胆小怯弱,皇子府上被人欺辱羞愤撞柱自杀。再次醒来后却已然换上了一个强大的灵魂!谁打她?揍,胖揍,使劲揍,见一次揍一次,让他跪着唱征服! 他是忠王府最有钱的世子爷,有着雌雄莫辩的绝世风华,生性冷漠疏离却唯独对她纵容到让人不忍直视!为了她,反了这天下又如何?就用这残破的身体,换取一世的安宁送给她又如何? 花絮:“娘子,我腿脚不便……”喜床上,新郎双面含羞,红唇微微张开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人。 噗……再也忍不住瞬间饿狼扑羊。腿脚不便是吧?她腿脚好着呢,一个时辰后,看着在自己身上依旧耕田的男人,伸出手指颤抖的指着他:“你个骗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侧妃一听眉头轻皱:“可那些都是之前犯了错的,你若是再唤回来只怕她们会恃宠而骄……”说完看了一眼夜琉璃。千璃听了这话,抿嘴随后一笑望着柳侧妃:“这个夫人自不必担心,她们若是恃宠而骄我自然会用我的法子让她们娇不下去!”话音中透着阴测测。

  柳侧妃小心肝抖了一下,为毛有种她是对自己说的错觉?可再仔细望去,对面的神情依旧,好似刚才都是自己的错觉。

  “也罢,那就随你吧……”柳侧妃现在摸不清夜琉璃的性子和意图。便点头随了她的心,千璃一听对着柳侧妃倒是点头算是表示感谢。

  “既然如此,本夫人就不打扰你养伤了!”柳侧妃站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神情颇有些复杂,看着千璃眼中有一些担忧:“只是今日大小姐招惹了三皇子,就不怕惹恼他吗?”这个消息她可是从眼线那里知道的,只恨当时怎么不直接撞死算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不是三皇子做的过分琉璃又岂会招惹他?”千璃嘴角微翘,略带嘲讽的说道:“生辰的时候不是喜欢红色觉得喜庆嘛?我荣王府的嫡女撒点血甩给他当真是最贵的礼物了!”身为贵女,她的血可是十分珍贵的。

  柳侧妃几人听了千璃的话后,差点滑了一跤。尤其是看到她那傲气的眼神,让柳侧妃的嗓子眼又是一股的腥甜。这个该死的东西,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提醒着她的身份!!!

  “呵呵……大小姐的说辞本夫人头一次听说,可真新鲜。”柳侧妃嘴角牵扯,面前露出笑容:“行了,王爷也快回来了,本夫人得把今日的事情给他说道说道!”

  千璃点了点头,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柳侧妃咬牙,还以为这丫头一听王爷会下跪求饶自己不要说呢!哼……不怕是不是?那就试试,想着对着奶娘使了个眼色,便带着奶娘离开。

  送走了柳侧妃,琉璃看了一眼躺在院子里死了的冬雨,眉头轻皱。随后对着院子里的奴才说:“把冬雨送到柳侧妃院内,怎么说都是她的奴才。如何安排自然也是柳侧妃的事,咱们可不能乱了规矩……”

  刚走出院外的柳侧妃,再一次的踉跄。整个人头晕了晕,牙齿在口中那是咯吱咯吱的响。奶娘被那瘆人的声音,惊的抖了抖。闭了闭眼睛,柳侧妃缓缓的吸气吐气,随后对奶娘说:“去安排个人把冬雨送回去,就说是惹恼大小姐被大小姐杖毙了的!”

  奶娘自是明白柳侧妃的意图,对着柳侧妃福了福身便带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奴才把冬雨装在一个板车上,送她回去。又是弄了一番说辞,这才离去。那冬雨的家人一看自己的闺女死了,自然是哭的呼天抢地。尤其是听说只是顶撞了大小姐一句,便被打杀了。这心中的愤怒自不必言说,没过多久外面就传荣王府嫡女随意打杀奴婢,毫无人性的传言。自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一处幽静的院内在听到手下人的汇报后,嘴角一弯。抚琴的手也随之停下,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腰缠玉带,上面只是简单的缀着一个玉佩,玉佩上一面雕着龙飞凤舞容字,而另一面却什么都没有,光滑无比。此时修长白皙的双手握着和田玉做成的玉杯与他的手一样晶莹剔透,放在嘴边轻抿几口:“这丫头打小就不让人省心……”

  “世子……”身旁的人一愣,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禁腹诽。主子,您打小就对人上心才会觉得人家不省心。

  那人放下杯子,平静无波的眼睛望着窗外的紫竹林:“若是那丫头听到只怕又要哭上个几天……”随后音调顿时变的犹如千年寒冰:“拔了那些人的舌头送到柳侧妃的床边挂着,让她好好记着有些话该不该说……”啪嗒,只见他手中上等的玉杯顷刻间成了一堆灰烬。

  “属下知道怎么做了……”来人,身子一僵随后离去。那人却似乎没有感到般,依旧望着窗外的紫竹林。这时一个婢女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看着那个身形如竹的男子背影目光多了几分温暖:“主子,该喝药了……”

  那人低头看了一眼药碗,似眉头轻皱,模样多了几分的无奈,不过还是端了起来喝下去。那婢女忙把蜜饯递了过去,世子却是摇了摇头。

  “妙琴,你说我会有健康的一天吗?”那人犹如温玉般的嗓音,让身后的女子身子一颤随后应道:“主子自然会有康复的一日!”

  那人听了不语,只是轻笑几声望着外面的紫竹林。过了一会才开口:“三皇子生辰我还未送出礼物,你让断流把尚书家的小姐送去给份大礼……”

  “那其余的人呢?”妙琴问道。世人皆不知他们家的主子的逆鳞便是那外人所不齿荣王府的大小姐夜琉璃。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可今日之事着实惹恼了她的主子。想着,妙琴心中一暗。

  “留着,总要慢慢找乐子才是……”那人似乎说着什么好玩的事,嘴角弯起弧度。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越是这般那些被惦记的人最后死的往往最惨。

  “是……”妙琴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而那人却坐在窗前看了一个下午的紫竹林,身形如雕。

  半夜,三皇子的房内传来几声沉重的声音,不过却丝毫没有惊醒三皇子。来人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眼中露出嘲讽随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紧接着就消失在房内。

  翌日

  三皇子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昨晚睡的格外的沉。起身,随后被映入眼帘的东西给惊的失去了脸色。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他的满身是血的女子,而那女子显然是三皇子生辰日羞辱奚落夜琉璃的尚书家的小姐。此时,她满身是血,双目爆睁似不甘心如此死去,胸口那里缺了一个大窟窿。三皇子再也忍不住的翻身下床,蹲地就呕吐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的房内?又死在自己床上的?而他又是怎么毫无知觉在她身边睡了一夜?三皇子感觉自己是被人算计了。房内的异样,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人。随后破门而入,在看到房内的景象后也是惊的没有反应。

  “三皇子……”倒是一直伺候三皇子身边的侍从刘福反应过来,忙上前扶着三皇子眼露担忧:“您没事吧?”

  “让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处理掉,不可露出一丝踪迹!”三皇子此刻十分的狼狈,一晚没进食就剧烈的呕吐让他整个人虚脱的几乎摔倒在地上。若不是刘福扶着,估摸着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刘福听了,应了一声。随后忙对身后的守卫吩咐了几句,那几个守卫此刻也是回过神来。听着刘福的安排忙上前处理,在他们临走的时候三皇子阴森森的说道:“今日之事谁要是泄露了半句。本皇子便让他的家人消失……”

  几人面色一白,应了声便把人抬了出去。刘福则是扶着三皇子去了隔壁的房内,亲自弄了热水让他净身,紧接着又是安排一些亲近的手下清理了房内的血迹。

  重新换了一身衣服的三皇子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会是谁在自己的生辰第二日就弄了个死人放在自己的床上!难道是她?三皇子脑海中突然闪过夜琉璃的身影,昨日她的眼神的确是阴狠带着戾气的。可她又不会武功,怎么可能会进到守卫森严的三皇子府上?可若不是她,那又会是谁?三皇子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谁,竟让他多了几分的恼怒。

  话说那荣王爷回来后,便迎上了柳侧妃。柳侧妃带着一众人对着王爷福身行礼,随后亲自伺候王爷净手又端着一杯热茶送了上去。夜琉城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便放在桌上:“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看着柳侧妃一直欲言又止的,夜琉城皱了皱眉头。

  柳侧妃一听,目光一闪。随后拿起帕子佯装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回王爷,大小姐受伤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