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青山多妩媚

更新时间:2020-05-17 20:47:25

青山多妩媚 连载中

青山多妩媚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南山不见君 分类:穿越 主角:府翩翩 人气:

完结小说《青山多妩媚》是南山不见君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府翩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临死前才知何有对她情根深种,百般维护,然后亲眼见他被五马分尸。   不想重活一世,她再次见到何有,却不是她最后见到的那个对她柔情万丈的何有。   “你怎么了,是哪不舒服?”话语虽是关心,表情却是淡漠。   “你别怕疼,我会陪着你。”他望着她的眼眸情深如此,胸上的银簪散发冷光。   重活一世,她对他,忽然有些心疼,于是便想待他好,想护着他。 这是本太监文,真太监,专注与一心谈恋爱,女主一心吃男主豆腐的无脑太监文,受不了的千万千万别进来,雷死不算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红街道口,凉凉夜色下却是满街的灯红璀璨,人来人往,腾腾热气蔓延在街道里被抽挤开来,混合了嘈杂的嬉闹声,叫合声送往四面八方。 人头迎来迎往的天保酒楼里一派热闹非凡,堂堂明亮的大厅内人声此起彼伏,数名年轻伙计穿梭在人群里,忙活的热火朝天。 又是一人挑帘进入,根根鲜白的指头衬着深色的门帘显得那亮色扎眼。 站在门口迎送客人的店小二一瞧眼都直了,躬身殷勤的迎了上去,讨笑叫道;“哟,哪家的公子长得这般俊俏?客人是来吃饭还是赴宴啊?” 打堂走进来的是个年轻俊俏的公子哥,穿了一身青色玉竹袍,乌发羽冠,两浓眉高挑,高挺的鼻梁下能见清晰的阴影,转眼间皆是风流倜傥,英气尽显。 “赴宴,地字三号房。”嗓音清脆干洌,犹如陈年好酒,异常干净利落,但又有些低压。 地仅次于天字号房,基本是富商贵人常来往的地处,侍候更为精道,打赏也更多。店小二笑弯了眉眼,极其热情的领着人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倾情介绍着本楼的特色菜肴,美酒琼浆。 领人进了房后,见到房内早有人端坐静候,年轻公子挑眉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就给门口的店小二一两碎银,在小二欢喜的眼神中低声道;“我和好友有事商谈,无需叫人来伺候了,有需要我会来叫人。” 店小二满意的应声退下了,还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这下屋中就剩了他们二人,屋子隔音不好,耳听两厢吵闹上不断纷扰,便是在屋子里说话都要大声些才能听得清楚,却正好适合掩藏他们说话的内容。 年轻公子刚向那房中先来的人走了几步,那人便立马从凳子上单膝跪了下来,恭声喊道;“下属参见小姐,不知小姐今日唤了属下来这里有何吩咐?” 那人嘴中的小姐正是指了女扮男装的应青山。 “我是有事,但你也不至于一来就跪吧?”应青山连忙上前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望着对面的男子无奈地道,“再说了,我已不算是你的小姐了,应家五年前就因造反被抄家充公,全府上下殆尽,无人再敢说应家两字,现在你面前的就是个普通的女子,是庆丰城中南家富商收留的一个不挂名的远方亲戚,父母双亡,无所依靠。” 那男子一听就当即愤愤的反驳道;“小姐,大将军当初并未造反,他是受三太子牵连,应家是无辜受难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凝视着应青山的炯炯双目渐有热意袭上,声音哽咽道,“是我们这些做属下的无用,当初没能及时把夫人公子们救出来,拼了好几名兄弟的命只救出了小姐你一人,而且还,还………”后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了,语气恨恨的近乎羞愧,以及愤怒。 应青山哪能不知道这后面的话,她还被送进了举朝大宦官,奸臣九千岁的府邸当了侍妾! 应青山原本是前大将军应春水的五女儿,虽是庶出,却极得应春水的喜爱,当初应家患难大变,应家上下一百多口老小皆没有几人活下来,她却靠了应春水派来的亲信拼命才救了下来! 后来为了给年幼的应青山找个庇佑之所,他们给她安了个身份成了某个富商的亲戚寄养,原本想着隐姓埋名的过个简单日子,却是被富商为了讨好何有而阴差阳错的送进了千岁府! 堂堂前大将军的庶出小女儿就算当不上皇家公主的金枝玉叶,却也是位高身贵,如今却是凤凰落地不如鸡,给了一只当街人人喊打喊杀的老鼠做了端茶递水的房里人! 不可谓不讽刺,不可谓不悲凉。 不过这事她前世就没有多少在乎过,她素来不看重那些天罡伦常,便是做了这最为低等的侍妾那又有什么关系?何有并不知她真身,也没来烦扰她的后世安生,两相安宁无事,而如今重来一世,她对何有感情大变,现在看来何有无比的顺眼,他是真心的待她好,也是真心的喜欢她,就是她做了那些破事也没有伤她一丝半毫,只单单困住她而已! 为了回馈何有的好,因此她才打算尽量发挥自己仅有的人脉能力来为之后的事情给何有铺条后路。 但这些话肯定是不能对面前先父的得手副将说了,最起码是现在不能,不然他非认为她疯了不可! 应青山咳了两声拉回了思绪,正色道;“好了,颜远,咱们别多说废话,我是偷偷溜出来的,需的尽早回去,我要的东西你都带来了吗?” 何有现在的地位如日中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帝对他深信不疑,给了他极重的权力,导致了全朝上下对他厌恶又惧怕,不敢公然与他较量。他随便一句话轻飘飘的扔下来就能压死一弯人的脊背,所以真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微乎其微,唯有是从夹缝细水中深入扎根,在繁杂平和中渐渐的设下暗桩,好为以后的突然变化做准备。 “几日前,小姐密信要属下找到集合当年残存的亲兵,属下这几日四处奔走后不负使命,已经全部找齐了。”颜远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个拇指大的铜色物件和一本小册子,递到了应青山面前,郑重的解释道,“属下把他们都安置在了城郊的一处荒宅里等候小姐吩咐,其中较有能耐的人属下都写到了这本册子里供小姐查看,还有这是大将军独有的信物,拿者能掌控全部,认物不认人,小姐务必需要贴身收好!” 思绪条理清晰,办事快速有道,并且忠心耿耿,应青山十分满意颜远的做法,赞叹道;“不愧是父亲生前的得力干将,我当时没说的你都全部想到了,亏得是有你在,不然靠我一人多是麻烦!” “小姐哪里的话,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肯定要为主子多想想,这是本则。”颜远谦卑道,“而且就算没有属下,肯定也有人来代替属下来做这些事情,大将军当初待我们如亲人,现在他的后人受了难,该是我们来回报恩情!” 闻言,把东西一并收回了怀里放好的应青山笑了一笑,摇了摇头后没说什么,半响后她顿了一顿,皱眉问道;“颜远,我想要你们重新去投兵入士,从最底层做起,慢慢的坐到高位,越高越好,会很辛苦,会很累,你们愿意吗?” “小姐有令,我们自然会无条件听从,无论多苦多累也是应当如此。”颜远毫无异议,只垂了头低声问道,“但属下能问一下为什么吗?小姐之前三年从未与属下们联系过一次,属下原本以为小姐是安于天命,不愿再与世人争斗了,现如今突然就这般要求是因为了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