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夫君别走

更新时间:2020-05-17 20:44:54

夫君别走 已完结

夫君别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夏野雾姬 分类:穿越 主角:夏侯于福敏 人气:

主角叫夏侯于福敏的小说是《夫君别走》,它的作者是夏野雾姬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眼相望,从此两人难舍难分,痴情连绵,一入红尘便是千万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出游的总结,夏侯敏只能总结为,那是挺乐呵的一次出游。

当然,乐呵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两个大男人,瞧他们一路说拿什么天南地北的,愉悦万分,是不是东方一鸣还找欢乐一下她,看着他们就觉得他们够逍遥的。

她前一刻还是挺欢喜的,就被东方一鸣那么一抱之后,实在变得毫无心情了去。

他们逍遥了,她就心堵了,后来就更是越发变本加厉,如果不是夏侯敏努力的去压制自己的暴力基因,东方一鸣那厮大概已经被踹到湖里去N次了。

于是乎,他们觉得尽兴了才回宫,本来以为这一次之后那两个人会消停一段时间。

可谁知道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才隔着没几天,这东方一鸣和东方孤独又来了,这次说什么都变装,去逛集市。

这个好啊,听着就让她心动万分啊,十分的想去,但是一想到那个丝毫不会看人脸色的男人,她又开始犹豫了。

不过无论她犹豫或者乐不乐意,反正结果都一样。

于是三人乘上了马车,东方一鸣和东方孤独都换了一身衣服,而她依然遮住脸面,像是见不得人一般。

一道街市,看到那人来人往,两旁满是商贩,摆满了各种小玩意和一些民间小吃,夏侯敏顿时玩心大起。

毫无形象的蹦达一会这,蹦达一会那的,让两个男人都扯开唇角摇头而笑。

注意力都被这些东西给吸引走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身后有两个身份尊贵的男人。

敏儿,小心。一个来匆匆的行人正要撞上夏侯敏,夏侯敏便被东方一鸣给拉进了怀里给护着,那样子像是生怕她被磕着碰着。

看了一眼那俊逸的脸庞,其实夏侯敏挺有虚荣感的,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上对自己如此贴心爱护,可是脑子一转,一想,又觉得不对啊,这种虚荣她要不起啊。

我没事,谢爷。之前在马车之上便已经说好了称呼的问题,所以夏侯敏没有开口叫他皇上,而是改口叫爷。

你无事便好。那眼神是一个深情款款,看得夏侯敏甚是心虚。

一旁的东方孤独看到这一幕,心里更是讶异,这皇兄何时变得如此怜香惜玉了?他可记得他皇兄可是一直都对人淡漠的,特别是女人。

敏姑娘无事吧。出于礼貌,东方孤独还是觉得应该上前问候一番。

嗯,无事夏侯敏很想将:你可以放开我吗?这话说出来,但是话到了嘴边,硬是说不出口,特别是那东方一鸣的眼神,她觉得颇有压力。

那我们继续游玩吧。东方孤独似乎看出了什么,倒也没有说,而是拉了一下夏侯敏。

嗯嗯,我们继续逛吧。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不过还好这东方孤独拉了她一下,她才顺利的从那东方一鸣的怀里出来。

要不然还真不知道那厮想抱她到什么时候。

接着一路都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逛也逛了,吃也吃了,天色也不早了,于是三人便回了皇宫。

一进城门,东方一鸣就被人给请了去,只留下东方孤独和她。

敏公主,对本王皇兄如何。东方孤独问得有些委婉,不过他知道她肯定懂他的意思。

藩王您说的什么如何?这厮是给东方一鸣来试探她的么?

敏公主是个聪慧的,定然明白本王的意思。东方孤独一笑,他倒是没有想到夏侯敏居然在他面前装糊涂,他一直都以为夏侯敏是个有眼色的,敢在他面前装糊涂的还真只有她一个。

无意。两个字包括了一切,当然,她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如果那厮因为东方孤独的转告什么的而发怒了,她也可以解释,推脱。

哦~那,敏公主有意谁?东方孤独今天算是看出来了,这夏侯敏还真对自家皇兄毫无情义。

缘未到。夏侯敏绝对不是惜字如金,而是仔细的想过了之后才说的,免得说得太清楚,到时候凄凉的是自己。

想不到本王的皇兄也有失去魅力的一天。东方孤独看似乐了,可脸色怎么看都有些阴沉。

一时间夏侯敏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脑海里面下意识的发出警告的声音,提醒着自己以后要远离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夏侯敏决定坚决不再说话。

敏公主,觉得本王如何?东方孤独玩味的问了一句。

垂着脑袋,装作没听到,反正那声音也不大。

东方孤独算是真的开始对这夏侯敏有兴趣了,从来没有女子像她这般,真让男人有探究的不应该的想法。

东方孤独似乎看出来了夏侯敏不想再说话,这接下来的一路倒是什么也没有再问,送她到了冷宫之后便离开了。

看着东方孤独那离开的身影,夏侯敏觉得心跳得厉害,因为紧张的。实在害怕一不小心说错话什么的,会一命呜呼。

在这个古代的皇宫实在是太苦逼了,不仅仅没有自囘由,还得小心翼翼的说话,这命儿还拿捏在别人的手上,怎么想都觉得这生活非常的憋屈。

越是如此,她想要离开这个皇宫的念头就越是坚定。

公主,您回来了。静儿一见夏侯敏就迎了上去。

嗯。逛了一天了,实在也是有些疲惫,夏侯敏连声音都是懒懒的。

公主,可是要用膳?

静儿说完就看到夏侯敏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她行了个礼转身,却被唤住了。

静儿,给我准备热水。

是,公主。

等静儿一离开,夏侯敏果断的直接瘫在了炕上。

今天刚开始还算开心,后面开始是堵心,最后还呕心,而刚才还紧张过度,神经紧绷过度,那比爬几座高山还让人觉得疲惫。

不多时,静儿就准备好了热水,夏侯敏走到屏风后面挥退了静儿,便开始宽衣解带,可衣服才解到一半,一张纸条就飘到了她的面前,顿时她一惊,仰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拿起纸条一看,上面写着:请指示

什么指示?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对于这些总是莫名冒出来的纸条,夏侯敏除了疑惑还是疑惑,根本就想不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揉成一团,找了个角落一扔,准备洗澡。

偶尔脱险的夏侯敏,现在根本就没有仔细去想,也没有想过会不会是有危险来靠近,也许因为刚才神经过于紧绷,如今有些脱线。

要是换成平常,她大概会子啊这冷宫之中转上一圈,找出丢纸条的人,或者确定是不是有危险靠近自己,还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之类的。

洗完澡的夏侯敏,完全忘记了纸条的事儿,直接就躺炕上去,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等她睡沉,一道黑影破窗而入,捡走了被丢在角落的纸条,走到炕前,看了一眼炕上呼呼大睡的夏侯敏才从窗户一跃而出。

夏侯敏接下来的日子还算平静,但是有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偶尔她总是发现有宫女或者太监会无意之中囘出现在这冷宫。

对于皇宫规矩本来就不了解的夏侯敏倒是没有介意,小日子还是那么过,每天三餐都会去自己做菜吃,然后闲着没事儿干了就发发呆,再闲着了,就会看到东方孤独和东方一鸣出现,而且总是在她最无聊的时候出现。

其实夏侯敏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是不是有皇上的眼线什么的,所以才会知道她无不无聊。

不过这夏侯敏还真相对了,东方一鸣在这冷宫之中留了眼线,随时都会上报夏侯敏的一切,而东方孤独也没有落下,当然,他可不会蠢到明目张胆的留人,而是让人在暗中看着夏侯敏。

敏公主,多日不见,对你的厨艺甚是怀念,不知道今儿有无口福能吃上敏公主亲自下厨做的菜。

夏侯敏刚还在想这两个人来得及时,想着还蛮感动什么的,现在,她只想一甩扫把,把他们直接给轰出去。

丫的,这哪里是来看她的,根本就是来让她当厨娘的。

敏儿的手艺许久没有尝到了,今儿就做几个菜如何?这哪里是询问,这语气明明就是死鸭子赶上架。

没问题,小的尽力。许是这段时间的相处,渐渐的熟悉了,夏侯敏偶尔还是会跟他们开开玩笑。

你啊,调皮。

囧这厮对她的态度真是越发的明显了,之前还有点顾忌,现在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到了极点,那表情那动作,好像她就是他的爱人一般。

我我立刻去做,你们坐在这等着。

说着,夏侯敏像是被鬼追似的,快步离开。

只留下了东方一鸣和东方孤独在院子中,最后两人决定坐在院子中的石桌那等夏侯敏,两人坐下之后便开始聊起了国事。

一时间,那时间也过得飞快,感觉就是过去了一下子而已,就见到夏侯敏端着盘子往他们走来。

找了个托盘,这才不用来回几趟,放好酒菜之后,东方一鸣就拉着她让她在旁边坐下。

静儿这时候一般都不知道去干什么,不过每次东方一鸣问起,她就说让她去给别人帮忙去了,之后东方一鸣便也没有再问。

敏儿,不介绍一下这菜式都何名?

其实自从东方一鸣和东方孤独第一次来这里吃过她做的菜之后东方一鸣就让人每天都给她这准备了很多各式各样的食材酒水什么的。

酒醉虾仁、鱼香肉丝,红烧肉,三鲜汤,这个就是炸鸡翅。一一的介绍了菜名之后,东方一鸣和东方孤独才拿起筷子,一一的品尝了一遍。

敏公主的手艺堪称一绝啊。东方孤独这倒是说的实话,他活到如今岁数,就算是御厨做出来的菜都未曾觉得如此可口,吃了一口想第二口。

敏儿,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这两个人夸着,这手中的动作也没有落下,瞧着他们吃得起劲,夏侯敏这心里也有一丝的骄傲。

其实现代的时候,她老爸就是个大酒店的厨师,从小她也对这下厨有兴趣,所以每次放假回家都缠着自家老爸教自己做,久而久之,这水平就出来了。

对着两个夸张自己的羞涩的笑了笑,夏侯敏突然觉得其实这两个人还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相处,就是东方一鸣那时不时吐露出来的情愫,总是让她觉得压力山大。

吃完未过多久,两人相续离去。

不过两人才走,她这简陋的院落月迎来了几个女人。

带头的是见过的兰妃,夏侯敏有点讶异,完全不明白她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有的时候你不去惹事,也不去惹别人,但是别人不一定会放过你,这大概说得就是现在的状态了。

几个女人一见到夏侯敏就给了夏侯敏的一个下马威,一个个装作不知道她是公主的样子让她行礼,当她就是个丫鬟。

放肆,见到娘娘和几位贵人竟不行礼。

一个丫鬟上前指着夏侯敏大喝。

夏侯敏又不是吓大的,而且她见了东方一鸣都不曾行礼,凭什么给这几个人行礼,之前是想要避开事端,可她没窝囊到别人找上门了还弱弱的给人欺负。

哼,我怕折煞几位。

夏侯敏站在那,定定的看着几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真是想不通这帝王怎么都有这样的毛病,要那么多女人来干嘛?一天一个轮着都N年去了。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些女人,这世界上难道就只有一个男人么,整天就围着一个男人兜兜转转的,使劲的贴上去,最后还不是众多女人中被上了的某一个。

放肆!

闭嘴,你才放肆,虽说本公主不是波罗国的人,好歹也是一介公主,你一个小小的女奴有什么资格对着我吼?连见了皇上都不需要本公主行礼,你们几个难道觉得自己比皇上还要尊贵不成?

几个女人听到夏侯敏的话先是一惊,而后便是气愤,她们这里谁都没有见到皇上不用行礼的荣幸,就连现任的皇后娘娘,见了皇上都是要恭恭敬敬的行礼的。

姐姐和几位妹妹有眼不识泰山,请公主恕罪。她们既然敢来,那定然是打听过的,虽说打听出来了这夏侯敏住在这,倒是没有打听到她的身份。

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这句话被这几个女人演绎得是淋漓尽致。

姐姐?妹妹?不敢当,本公主的父皇生不出你们这些这么有出息的女儿。

找事儿的本事很有出息。

公主一人在这,定然很无聊,不如本妃和几位妹妹陪陪公主如何?

夏侯敏算是发现了,这古代人啊都喜欢自说自话,瞧瞧那话儿说得。

不必,本公主没有心情。

感情那兰妃当她是个蠢的,之前的态度那么恶劣,要是她不反击,是不是就找几个嬷嬷上前来揍她一顿了?现在知道她牙利就变脸讨好?没门。

你兰妃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直白,一点面子都不给,这心里瞬间因为夏侯敏的态度而堵得发慌。

其他几个女人也差不到哪里去,本来她们这几个人皇上时不时都会叫去伺寝的,这段时间之后,几乎都没有听过有谁被翻拍,而且总听到皇上总往这冷宫跑。

所以今天她们几个才过来看看,想教训教训这女人,可是没想到这女人还是个公主。

本公主怎样?门在那边,恕本公主招待不周,请。

那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气煞众人,几个女人随着兰妃纷纷甩袖离去。

等她们一走,夏侯敏就知道以后自己绝对没有好日子过,这得罪了大院里面的女人还好,得罪了这皇宫后院里面的女人,那还真就是自讨苦吃的份。

望着那一堵高高的红墙,夏侯敏心想:何时才能出去呢?

公主,方才我瞧见了好些人,您没事儿吧。静儿有些担心的问。

夏侯敏看着静儿,眼神闪了闪,心想她是不是该直接一点问清楚静儿了,着身边没有一个信任的人,在这即将面对与那些女人之间的较量,实在让她觉得有些寸步难行,连个可以给自己办事的人都没有,说出去那肯定就是一个笑话。

静儿,你老实的跟我说,你是谁的人?不管跟了自己几年,可是这静儿她总觉得有一丝怪异。

公主,您怀疑奴婢?静儿吃惊的看着夏侯敏,下一刻却激动得像什么一样,眼泪稀里哗啦的留个不停。

看到这样的静儿,夏侯敏更是莫名其妙了。

说!你是谁的人。

其实夏侯敏还蛮害怕的,生怕这静儿还真是别人留在自己身边的细作,想着下一刻这静儿会不会抽囘出一把刀来直接把自己给灭了。

奴婢是公主的人啊。自从公主大病了一场之后,似乎接受了所有的现实,不再逃避,性子也变了,在静儿这些日子的观察中,对于公主的变化她还是开心的。

放屁,那你总是消失一段时间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激动,粗俗的话就这样溜了出来。

公主,您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您不能怀疑静儿对您的忠诚,静儿不仅仅是您的女婢而已,至于其他,等时候到了公主自然就会明白。

静儿那眼神坚定,语气中却没有卑微,她说的这一段话,听着是人都会想信服。可她不是一般人。

如今公主您不信也罢,奴婢相信日久自会见人心。

好一句日久见人心,暂且信你一次。夏侯敏也不是个矫情的,起码她认为段时间之内静儿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而她刚刚得罪了那些女人

一想起来就觉得头疼。

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闹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