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邪魅王爷的绝色乖妃

更新时间:2022-11-24 03:41:00

邪魅王爷的绝色乖妃 已完结

邪魅王爷的绝色乖妃

来源:时阅 作者:楚雪芸 分类:穿越 主角:瑾王 人气:

经典小说《邪魅王爷的绝色乖妃》由楚雪芸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瑾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细柔与凤天瑾成婚,她不愿意终身大事被人安排,喜欢上姐姐的未婚夫,遂在凤天瑾下聘礼的当天跑出家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没有很久吧?”江清月想起两人之前见面时,虽然最后是她赢了,但总归来说两人之间不太愉快。

  “也对,不知王妃今日来找我有何要事?”靳暝说着坐到了江清月身边。

  江清月思索了片刻后,出于礼貌问道:“不知你兄长现在如何了?”

  “兄长他比我还要随性,既然王妃执意撇清你和他的关系,他自然不会再上赶着纠缠你了,这件事还请王妃放心。”

  江清月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这样最好,毕竟我真的不记得他是谁了,你们是兄弟,你肯定也希望未来的嫂子是真心喜欢你兄长的,对吧?”

  “其实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我无关紧要的,只要兄长喜欢,嫂子怎么想都无所谓,毕竟我兄长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了。”

  靳暝说的一脸得意,江清月心中略微无语,面上却赶忙点头,“没错没错,不过也得人家女子愿意才是,两情相悦最好不过了。”

  “王妃说的是,只是不知道王妃为何看不上我兄长?”靳暝翘起一条腿,一副随意的模样看着她。

  江清月想了想道:“看不看得上其实都不重要,关键是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面对别的男子时,绝对不会有那种想法,你明白吧?”

  “明白,王妃能如此专一,也说明兄长他没看错人。”靳暝脸上露出一抹笑,接着身体前倾了些,问道:“王妃这次来究竟有何事?”

  见客套的差不多了,江清月自然不会再继续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其实瑾王府里,有个妹妹是西域人,她对蛊术似乎很擅长。”

  “原来如此,王妃是来打探敌情的?”靳暝眼里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意。

  江清月赶忙摇头道:“什么打探敌情,我们关系好着呢,我不过是想问问你有关蛊术的问题。”

  刚刚还显得很感兴趣的靳暝,此时却是一副无聊的模样,“王妃问吧,我听着。”

  江清月想了想道:“如果用蛊去害人的话,对施蛊人有影响吗?”

  “有啊,世间万物息息相关,蛊这种东西可不是随便在路上抓一条虫子就能直接用的,若是有意修炼蛊术,从小便会养着那蛊,一般来说都是用血和蛊缔结,这样蛊才不会伤到自己,若是用蛊去害人的话,本身就会受到相应的反噬,只不过……”

  靳暝说着停顿了一下,江清月原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只不过什么?”江清月专注的盯着他。

  靳暝的却偏头看向门口,嘴角微微勾起道:“王妃出门在外,看来有人很不放心啊。”

  “啊?”江清月一阵迷茫,心里还想着靳暝刚才说的只不过,怎么他就扯到别的地方了。

  下一刻,屋子的门再次被推开,江清月扭头一看,顿时被吓得呆住了。

  “王爷。”环儿赶忙行礼,江清月这才反应过来,苦笑着上前道:“你怎么来了?”

  “本王路过,见你进了这里,便来看看。”凤天瑾走进屋子,带着冷意的目光看看向靳暝。

  江清月怕他误会,解释道:“王爷,其实我今天来找靳公子是因为……”

  “本王知道,爱妃不必解释,不论你做什么,本王都相信你。”凤天瑾看向江清月时,眼里的冷意全然消失。

  看见这一幕,靳暝顿时有些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凤天瑾对女人露出这种神情,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江清月了?

  江清月见他神色不像有假,瞬间松了口气道:“那你先坐,等我问完,我们就回去?”

  “好。”凤天瑾微微颔首。

  江清月这才看向靳暝,急切的问道:“靳公子,你继续说,只不过什么?”

  她潜意识里觉得,这后面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靳暝把目光移回来,反问道:“不知王妃有没有听过,借刀杀人?”

  江清月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心中已经想到了什么,只听靳暝继续道:“蛊术分为很多种,如果用蛊去控制别人做一些害人的事,对于施蛊人来说,不过是承受一些小的反噬。”

  如果是这样的话,安鹊有可能用蛊控制别人去杀害月芒,不过这也仅仅是猜测,江清月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原本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现在发现反噬的事情弄清楚了,又有别的事冒出来。

  “用蛊控制人去做一些极端的事情,对于施蛊人来说是要付出比反噬还大的代价,蛊会死。”

  旁边,凤天瑾突然开口道,江清月缓缓的朝他看去,只听他继续道:“所以说,付出这种代价还不如用别的办法,都要比前者更划算。”

  “王爷说的没错,毕竟是从小养大的蛊,若不是孤注一掷的话,没人会用这种办法。”靳暝开口,更是证实了凤天瑾所说的。

  直到离开了满香楼,江清月都没回过神来,心中一直在想关于蛊的各种条件。

  之前她才见过安鹊的蛊,这就说明安鹊没有做那种借刀杀人的事,如此一来,几乎可以排除安鹊的嫌疑了。

  但是……一玫当初又是为什么陷害恨水呢?

  “月儿。”马车里,凤天瑾出声叫道。

  “嗯?”江清月下意识的回了一声,只见凤天瑾紧紧的盯着她,却不说话。

  半晌后,江清月才反应过来,凤天瑾刚才叫她什么?

  “月儿,虽然本王信任你,但你若是每次出去跟别的男人见面却不告诉本王,本王也是会有疑虑的。”

  凤天瑾终于开了口,江清月却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个……王爷,其实我是想跟你说,但是你又不在府上,你看我跟靳公子见面的时候环儿不是也在旁边吗,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江清月扬起大大的笑脸,却见凤天瑾疑惑道:“戴绿帽子?”

  “就是我绝对不会跟别人有私情的意思!”江清月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凤天瑾淡然一笑,突然凑到她面前,“我自然信你,只是下次你若是再跟别的男人见面,必须得告诉本王。”

  江清月一愣,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和,该不会是又吃错了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