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太子妃她农门养夫

更新时间:2022-11-17 04:47:02

太子妃她农门养夫 已完结

太子妃她农门养夫

来源:时阅 作者:关关关关 分类:穿越 主角:崔氏天亮 人气:

《太子妃她农门养夫》是关关关关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子妃她农门养夫》精彩章节节选:传闻京中太子妃出身寒酸,乃是农家孤女,不如京中贵女娇贵,更不如他们温柔体贴。 偏生彪悍跋扈,眼底只那羸弱太子一人,但凡动他伤他之人,无不成她刀下鬼。 硬生生给太子殿下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在看那羸弱太子,虽不会武却谋略天下无双,一切运筹帷幄,偏生操持完天下苍生的大事后,不紧不慢的撸起袖子,进了厨房。 “不早了,散了吧。我媳妇要吃饭了。” 贺小棠 敢爱敢恨,一个仿佛是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穿越古代因为男主有了特别的情感,护夫狂魔,武功高强,还是个醋坛子。 林裕言 被老皇帝藏在民间养病结果不小心丢了的太子,一直被贵妃派人追杀,从小被下毒不能习武,为此多年寻找解毒法子,久病成医,擅长医术。 做了一手好菜,满心满眼都是女主,忠犬男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崔芳满脸惊恐的抗拒,然而毒液一入喉,直接顺着口往里面争先恐后的钻。

眨眼间,她觉得心口骤痛,身子抽搐一下,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贺小棠嗤笑:“多行不义必自毙,这话你下了阴曹地府,可得好好的学了。”

“娘?”许彩蝶一出来,看见崔芳面部扭曲,吓的脸色一白,“啊,贺小棠,你这个妖魔竟敢杀了我娘!”

“我这是有仇报仇!”贺小棠眼眸透着冰寒。

许彩蝶怒气上涌:“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为我娘报仇。”

她扭曲着脸向着贺小棠冲过去。

“不自量力。”贺小棠冷哼一声,侧身一避。

许彩蝶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她脸颊撞上的那里刚好是碎了的瓷瓶。

许彩蝶觉得脸颊很痛,颤抖着手一摸,发现全是鲜红色的血。

她这一摔,直接毁容了。

许彩蝶顿时疯狂尖叫,她最为得意的就是自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然而现在这张脸被毁了。

她心中恨不得将贺小棠抽皮扒骨,“贺小棠,我要你死!”

许彩蝶眸底酝酿着浓浓的恨意,不管不顾的像泼妇一样,往贺小棠身上扑。

贺小棠微微蹙眉,对着那发狂的许彩蝶狠狠一踹,直接将她踹飞到了墙壁上。

轰然一声,墙壁倒塌。

许彩蝶扭曲着一张血迹斑斑的脸挣扎着要起身。

然而身子动了几下,却是半天起不来,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仿若在显示自己的不甘心,没多久就归于了一片平静。

贺小棠轻勾唇角:“本来不想对付你的,结果……哼,可真是跟你那个自私自利的娘一模一样。”

她本来想要放过许彩蝶一命的,结果许彩蝶自己发疯,那一脚可真是怪不了她。

贺小棠拍拍手,利落的转身回家。

回到家中,贺小棠看着收拾的差不多的屋子,唉声叹气的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村民就有人发现崔芳死了,大家议论纷纷。

“听说崔芳死亡,眼睛瞪得老大。这绝对是看见了什么恐惧的东西才会如此。”

“可不是吗?我看啊,这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直接让她恶有恶报。”

长舌妇们最爱八卦,你一言我一句。直接说崔芳死不瞑目的样子是被冤魂索命了。

但是一些嫉妒心强的村妇就故意说贺小棠买凶杀人,而后这一类的话语越传越广。

村民们原本还同情贺小棠,因为崔芳突然的死亡,顿时就对贺小棠避之不及。

村中瞬间弥漫着流言蜚语,等到这流言蜚语传到贺小棠耳中的时候,她只是疑惑为什么没有议论许彩蝶的死,并没有将这些造谣的话放在眼中。

不过经过这一次的事情,贺小棠也不愿意让自己生活在很是碎嘴的人群中。

她觉得自己武功不错,竟然老天给脸,让她重拾一条命,她就应该活得肆意些。

贺小棠想到了书中记载的江湖,飞花走叶,穿墙走壁,侠客们行侠仗义,受尽百姓崇拜,她顿时心生澎湃。

打定主意闯荡江湖的贺小棠手脚麻利的收好包袱后,她环顾了一下没什么贵重东西的屋子,又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然后一脸懊恼的拍着脑袋,她想到了昨日一天都没有见到了林裕言。

“林裕言怎么回事啊?按照往常,他这个时候应该跑来找我了呀。”

贺小棠心中莫名不安,不过一会儿,她就将这份不安压了压。

贺小棠将自己的房子托给了村长照看,即将离开的时候,想到自己即将离开村子去闯荡江湖,以后再也见不到林裕言了。

她就有些舍不得,想了又想,她打算去告别一下。

来到林裕言的家门,看着那禁闭的房门,贺小棠紧蹙眉,昨天她过来,门也跟今日一样纹丝不动的关着。

贺小棠翻墙进院:“林裕言,你在家吗?”

没有人回答,不过前世杀手的经验却是让她敏锐的察觉到杀机。

突然间,一道剑鸣在耳畔响起,带着凶狠无比的内劲。

贺小棠面不改色,人影如鬼魅避过这一来势汹汹的剑芒。

两人迅速你来我往过了几招。

两人的招式都带着凌厉的杀机,招招夺命。

贺小棠担心林裕言会遭遇不测,心念急转,声东击西,逮住机会夺过了黑衣人的长剑,狠狠的出手,。

在他手臂划了一剑,而后纵身一跃,落在他的背后,长剑一转,抵着他的致命处。

“人在哪?”贺小棠一想到林裕言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受苦受难,她的心就好像是被堵住了,揪疼的很。

“你莫非就是主子提到过的贺姑娘?”长剑刺入肌肤,黑衣人半点都不畏惧。

正当他想要反扑的时候,又听到了这句话,他瞬间就明白眼前这个浑身透着修罗气息的瘦弱女子就是林裕言叮嘱过的人。

他立即将林裕言的情况说明,“主子毒发,现在缺的一味药就在这里,我是来采药的。”

药采完,听见有人喊主子的名字,他怀疑是有人故意来此打探,这才出了手。

“毒发?”贺小棠吃惊,想到林裕言本就病弱的身子,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她迅速收了长剑,“我要去见他!”

黑衣人点头,平复一下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极速的往山上而去。

贺小棠运转内力,轻松自如的跟上。

黑衣人见此,心中骇然,他最为厉害的就是自己的轻功,结果贺小棠这次很轻松的跟上了,他想到先前贺小棠精湛的招式,心头瞬间火热的很。

没过多久,黑衣人就带着贺小棠翻山越岭,来到了一处低谷。

贺小棠环视一圈,发现此处地势险赫,武动低的人根本来不了这里。

她就有些怀疑林裕言的身份,然而走进翠竹搭建的房屋,看见脸色没一丝血色,嘴唇隐隐泛着青紫的林裕言,她就没心情想其他的了。

“他究竟是中了什么毒,为什么会昏迷不醒。”贺小棠心疼的眼睛都冒起了红。

明明前天还在她的面前说笑,这不过是一天时间,怎么就这般痛苦的躺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