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妖娆横行小毒妇

更新时间:2020-02-14 13:46:51

妖娆横行小毒妇 已完结

妖娆横行小毒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扬帆起航 分类:穿越 主角:赵雨溪兰妃 人气:

主角叫赵雨溪兰妃的小说是《妖娆横行小毒妇》,它的作者是扬帆起航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刚刚穿越过来的赵雨溪,却发现自己惹怒了皇后娘娘,大祸临头,她将如何度过?又将如何在这残酷的后宫中立足。 残酷的现实,让她将心底的那一份善良彻底掩埋,化身毒妇,华丽转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冥殿内,凌南冰凉的手指骤然收紧,他目不转睛得看着他手里赵雨溪的玉佩,透过窗外折射进来的光线竟通透得发着奇异的光芒。“如风,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朕她会武功。”凌南的声音冰凉的没有任何温度,他开始回味在洗衣房门口发生的一幕,即使她再怎么狂妄,仍然还是以一敌十,她不给他任何出招的机会,或者说,是不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她似乎受了点伤,却坚决不让他看,好像这件事本身就与他无关,她从冷宫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弃妃渐渐在他心中一跃而起,如同浴火凤凰般涅槃之后开始展放更令人惊艳的美丽。如风没有说话,他轻轻抿了抿唇,“对不起,是属下失职。”凌南的眼神终于渐渐有了些温度,他抬起头,看着如风有些愧疚的神情,“算了没事,你跟了朕那么多年,你是怎么样的人朕会不知道?这也是为什么朕总是把这些事放心交给你的原因。”如风点了点头,一副做错事情的表现。事实上,凌南的确是有些懊恼的,如果那个时候如风在的话情况或许会好很多,至少他不会有种被女人保护的挫败感,不过现在的她足够强大,他竟然心里有些许欣慰。“你先退下吧,摆驾寿康宫,朕要找皇后谈一谈。”“如风不知道有件事该说不该说。”如风面有难色,他知道如果说了的话现在的形式似乎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但是凌南的信任让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他不得不说,“并非如风失职,也不是如风想要找借口推托过失,只是到了一定的时辰,她总能有办法甩了我,如果她不是通敌卖国,那么她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要出宫,属下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但至少属下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如风第一次说了那么多话,最近的事情确实让他觉得有些诡异般的难以操控,他看着凌南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良久,凌南好像回过神来,他捏着手里的玉佩,看向如风,“她居然有办法甩了你?”“是的,她总有办法,不是乔装换衣服,就是用属下也没看到过的轻功,她似乎也不一定知道属下在监视她,属下觉得她是在避人耳目。”“你没有见过的轻功?”“属下后来去翻查过,其实她并非真的会轻功,只要是她去过的地方,一般都会细条勒过的痕迹,她似乎袖口里藏了一种武器。”“你退下吧,朕心里有数了。”凌南开始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他心里已经有了底,按照如风的说法表现得确实很像奸细,但如果是奸细,那么最终的目的说到底还是皇帝凌南,她有那么好的机会借刀杀人,再利用她不一般的轻功逃脱完全是轻而易举,他本来也担心着她近期的改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然而终于这一切尘埃落定,他心里居然是不无雀跃的。这么说来,赵雨溪并没有通敌卖国,他心中的一块大石也已经放下。其实他本来就没有这种怀疑,不然他也不会将计就计一个人独自去了洗衣房,他潜意识里竟对她出乎意料的信任,直到他到了洗衣房门口才恍然大悟得大吃一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子,狂妄,冷静,果敢。她仿佛是被天神化身,以前凌南对她并不了解,只以为她向来都是柔弱的,只是没想到柔弱的身体居然有这么庞大的灵魂,难道真是他看错了?还是她已经对他心灰意冷了?他自恃从不沉迷于美色,尽管赵雨溪长得再漂亮,又助他夺得江山他也不曾正眼瞧过她一回,是他错了吗?“皇上。”皇后带着一盅普洱茶走进了玄冥殿。“皇后,你可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凌南竟扯起了嘴角,顿时让皇后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她的背脊凉凉的,似有阵阵冷风吹过,让她的身体不住得发颤。“皇上,臣妾不知臣妾犯了什么错。”来的时候还春风满面的皇后,如今已经跪在了地上,地板的冰冷让她的膝盖有些疼痛,她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眼神闪烁不知在逃避些什么。其实她还是有些心虚的。“朕说皇后进来不敲门,皇后不用那么紧张。”凌南自然不会对皇后发太大的火,他还需要她家人的帮助帮他稳固大权,又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因为一件小事而责备她呢?凌南顿了顿,看着皇后的眼神渐渐冰冷,“你是皇后,你说的话还是有些用处的,你说,我如果想纳赵雨溪为贵人,你怎么看呢?”皇后立刻垂下了眼帘,她知道,作为皇后她不答应是不行的,然而才前些天,她还在皇上温暖的胸膛里撒娇,皇上亲昵得唤她悦儿,不过几天时间,终于全被赵雨溪毁了,皇上的性格向来阴晴不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能前一秒笑着温柔的说话,后一秒只要做了什么错事,他便立刻乌云密布,毫不留任何情面。不过,也因为他阴晴不定的性格,总是会给人留下如梦似幻的瞎想,皇后活在这遐想中漂浮在半空中,只是一不小心被赵雨溪碰碎了而已,毕竟本身就是那么的脆弱。其实皇后多多少少也猜到一些,作为君王,如果没有那样的觉悟又怎能坐得稳?“臣妾觉得皇上遇刺,功劳多多少少有她一份,如果皇上要封她为贵人的话,皇上自己做主便是。”凌南当然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皇后是压抑着多大的情绪,这本身就是她自己设的局,如今她把自己困在自己的局里,自然心里分外不是滋味。“既然如此,还请皇后宣布这桩喜事,悦儿你退下吧。”悦儿?他终于又唤了她的名字,在此时此刻是无限柔情,但她总觉得掺杂了一些其他东西,让她的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烧得她心痛难耐。“臣妾告退。”她说完便退下了。现在的皇后需要做一些准备,但是让她再出招是不可能的了,如果发生了任何意外很容易动摇到她的地位,她回到寿康宫,开始生气得乱砸东西,等她回过神来,她唤来了她的贴身婢女小辰,那是从小到大就跟着她一直到塔进宫的婢女,何其忠心自然不容多说。“去把兰妃莫妃华妃安妃统统找来,本宫有话要和她们说。”她的手轻轻敲了下桌子,显然有些气急败坏,“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小辰立刻告退,她奔跑着找到了皇后所说的那些妃子们。后宫里的女人向来每天无所事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为了共同的目标经常联合起来打压一方势力。兰妃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时候皇后找她们去请安一定有什么事,她多多少少猜到几分,本来宫内应该来说是风平浪静的,唯一让皇后不省心的只有赵雨溪。那么这次找她们过去请安,自然和赵雨溪脱不了关系,兰妃虽然喜欢找茬,但也并非是个花瓶,如果她这个时候投靠了皇后,解决了赵雨溪自然是件好事,但之后呢?然而之后仍然是皇后坐大,她是准备利用她们这些不怎么得宠的妃子,借她们的手去除掉皇后的心腹大患,从此以后她再无后顾之忧。兰妃理了理衣服,无论如何,她还是要走那么一趟,等她到了寿康宫的时候,其他的妃子也已经各就各位了,兰妃找了个位置慢慢坐下,决定静观其变。寿康宫的雍容华贵如同皇后的人一样,是一座奢华的宫殿,甚至还不如玄冥殿简朴,这还是源于皇后的出生,她出生在富贵人家,从小到大没吃过一点苦,进宫之后又是技压群芳直接坐上了后位。她仿佛是被上天眷顾的天之骄女,然而兰妃却一直觉得很奇怪,以平常赵雨溪那种柔柔弱弱加上她向来默默无闻,又何以会对皇后造成威胁呢?她总觉得虽然她与赵雨溪交过手,但如今赵雨溪已经身在了洗衣房,天高皇帝远,她是无法构成威胁的,难道说?宫里又出了劲敌?皇后是她们几个人之中最得宠的那个,皇上并不是雨露均沾,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专宠皇后。有的妃子甚至进宫以后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今天叫你们是本宫有些礼物想送给你们,宫里向来无所事事,本宫可是觉得闷得慌阿,还多希望各位姐妹有空来陪陪本宫,毕竟都是自家人。”皇后终于开始说话,兰妃皱了皱眉,没有任何人看到,说实话,她并不喜欢皇后这副拐弯抹角惺惺作态的样子,她虽然也跟皇后一样讨厌赵雨溪,甚至上门去找她茬,但毕竟不会在背后操控些什么。“多谢皇后娘娘。”尽管再怎么不喜欢,表面功夫依旧要做好。她随着其他妃子一起行礼。“快起来,都是自家姐妹何须客气,对了,最近宫里会有一桩喜事。”皇后轻轻翘起她的小指打开了她手中的锦盒,锦盒里是一支金钗,她轻轻把她插在华妃的头上,华妃倒是显得有些受宠若惊,她一丝一毫不敢动弹。兰妃心底升起一抹冷笑,然而她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皇后的身份要比她尊贵许多,她自然不能以下犯上。但同时,皇后的立意已经很明确了,她需要拉拢人心,替她排除异己。皇后周围都是惊羡的眼光,她们似乎有些妒忌得看着华妃,华妃摸了摸额头,恨不得立刻找来一面镜子放在她面前。“别担心,今天来的人你们都会有一份礼物。”皇后的声音无限温柔,除却了当初的蛮横骄纵,为了要拉拢人心,她必须要有这样的做派,“皇上准备纳赵雨溪为贵人,谥号溪贵人。姐妹们,以后我们要好好照顾这位新的姐妹才是啊。”“姐姐教训得是,妹妹们自当遵从。”华妃收了皇后的东西,心里也了然几分,就算皇后不提这件事,她自然多多少少也会有些许遵从,毕竟要对付皇后不容易,一个小小的贵人还是有些余力的。兰妃再怎么受不了,表面总要有些表态,她现在的立场不宜与皇后作对,但她也同样不会蠢到让皇后借自己的手让她渔翁得利。妃子们拿了东西各自回宫,她们已经筹谋如何对付新贵,连皇后都大动干戈,想来也并非等闲之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