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成锦王爷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20-02-14 13:40:04

穿越成锦王爷的未婚妻 已完结

穿越成锦王爷的未婚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马小西 分类:穿越 主角:蓝屏儿柯南 人气:

经典小说《穿越成锦王爷的未婚妻》由马小西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蓝屏儿柯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总部的某个男子的身子僵了一下,他慢慢地从口袋里难处了一枚闪着光的戒指。翠绿的颜色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显得那样的悲凉有那样的讽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路嫣然则万分好奇,是谁这样迫不及待。是从流沙处知道路嫣然出巡消息的八王爷,还是先给皇上张美人的御史大夫张允,亦或是被路嫣然夺了兵权和领地的几位王爷。

说不定,都不是,而是另有他人。反正,在朝廷中路嫣然得罪的人够多了。

想路嫣然一个业界小有名气的特工踏雪,岂是这等杂碎就能了结的。

青城虽算不上什么热闹的大州大府,但因为是去皇城的必经之地,也是人来人往,有许多取道去京师的商人或官员选择此地为进京的最后一个驿点,停留一日,杨谏认为此地值得考察一番,因此而被选为路嫣然们巡游的第一站。

根据杨谏的时间安排,路嫣然们将在此停留2日,主要是体察民情,考核官员。青城府的官员每年经礼部上奏,说此地年年受灾,民不聊生,以此请求削减赋税,还要国库银两补贴。果真如此?

今日只是寻常一天,本小姐不过带着丫鬟小厮游逛坊市,只见处处都是商家,处处都是游人,个个都喜笑颜开,哪里来的灾民饿殍?那朝廷每年免的税,划拨的钱粮都到哪里去了!虽是一片祥和景象,却看得路嫣然心生恶气:每年拨下八千两,免了一万石,是便宜了哪些混蛋,被路嫣然找到,定要打发到死牢里,秋后问斩!

“小妹看到这样的盛市,怎么不开心?是没有看到想要的物件吗?”石怛摇着扇子,站在路嫣然身边,一阵一阵的琼台香飘过路嫣然的鼻子。

一个大男人,还用这么重的香,还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放在路嫣然们那个时候,本姑娘不赏你两个耳光才怪,死娘炮。“路嫣然不开心,自然有路嫣然不开心之处。”路嫣然恶狠狠的将话顶回去。

“不跟哥哥说?”

这个人好没趣,路嫣然现在不是很明白了再告诉你:路嫣然不想跟你讲话么?杨谏今日一早扮作郊游寻访的游人去城郊的农田了,不然他在的话,一定能明白路嫣然在烦恼什么,而且会有何路嫣然一样的烦恼。到底是不问政的王爷,闲情逸致果然是比别人多上一倍的。路嫣然懒得理他,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

“小姐,里面有上好的绸缎,都是新近的样式,京师都还不曾有呢!”

“小姐,路嫣然家的香膏好用得狠,连皇宫里的娘娘都喜欢用呢!”

“小姐,来看看路嫣然家的糕点,好吃得不得了呢!”

……

每一家店门口都站着个伙计,拼命往里拉顾客,看到谁都想吆喝几声。路嫣然却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只顾一个劲的往前走。直到路过一家茶馆,石怛一把拉着路嫣然就将路嫣然拽进去了,直奔二楼雅座,径直将路嫣然押在座位上,又点好了茶和茶点。等待跑堂的下了楼,桌子对面的石怛凑近到路嫣然跟前,“小姐,路嫣然们这是微服私访,你光走路有什么用!”

你厉害,你喝茶就有用了么?路嫣然丢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讲话。

“客官,您点的东西上齐了,请慢用!~”这小跑堂的倒是伶俐。“来,”石怛招呼来堂倌,“给爷找个唱曲儿的来。”说着,阿阳赏了堂倌一小块碎银子。“好嘞客官,唱小曲儿的好找,只是……”这堂倌看着路嫣然,似乎有所顾及。石怛一笑,“无妨,你去找便是。”堂倌得令,退下楼去。

石怛又看着路嫣然,“今天小王给你开开眼界。”现代的高级夜总会倒是去过多次,古代茶馆里的小曲还真没听真人唱过,还真算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想到这里,路嫣然噗的笑了。昨夜的袭击多少对酥西有点影响,路嫣然留了她在屋里休息,不知道今天这个唱小曲的,跟皖奴的嗓音比起来如何。

过了不一会儿,跑堂的带着一位身背月琴的姑娘上楼来了。那姑娘一身碧色衣衫,将头发挽起,留着鬓角的长发垂至肩上,头发里只插着一支素簪,低着头,也不看人,也不说话,默默的落了座,那堂倌交了差事也就走了。姑娘这才抬起头,望着石怛想请他点曲目,再一回头,看见带着丫头的路嫣然也坐在那里,不禁有些不解,便闭嘴不言,又望着石怛,等他开口。

“但请姑娘捡一首此时想唱的曲儿唱吧。”石怛喝了一口茶水,望着路嫣然说,“这里的清茶倒是很不俗呢。”路嫣然捡了块点心,咬了一小口,“茶点味道也不错。”

这姑娘就拨起了琴弦,唱了起来:

长相思思明月彩云追月月躲云云月无情意

妾幕郎郎恋妾怎得忍鹊桥归路恨王母无情

一曲唱罢,石怛不禁拍手叫好,连路嫣然也为她动情之音而感染。“小娘子原是有意中人了呀!好个‘恨王母无情’!”石怛神色间颇有些得意。不料,这夸耀的话居然惹得唱曲儿的姑娘潸然泪下,抱着手中的月琴,跪在了路嫣然们面前。

“这是何故?”路嫣然也不拦她,这也是个可怜人,不妨听一听她的冤屈。

“两位大人,民女明月,是有夫之妇,若不是家门不幸,何故在此抛头露面做这等下贱之事。”

“你且起来说话。”石怛发话了,阿阳去扶起了明月,重新坐定。“你为何称路嫣然们是大人?路嫣然们不过是寻常富贵人家之子罢了,担不起这样的称呼。”

“不论是大人,还是寻常富贵人家之子,身份总是高过路嫣然这无依无靠的草芥吧。”明月擦了擦流下的眼泪,继续说道,“这世间总有一个‘缘’字,今日看到二位,也算有缘,能听路嫣然这一介贱民一言,若能帮路嫣然,路嫣然必当牛做马,感激不尽,若帮不了,只要不玷污了今日的缘分,落井下石,加害于路嫣然便是。”

“你且讲来吧。”石怛宽慰她说。

“民女也是青城府一户良家的女儿,十六那年听凭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嫁到了后坊街的张家。张家是做香料生意的,只有一个独子,叫张云,从小舞文弄墨,只想搏一个功名,嫁过去之后,对民女也是极好的,‘彩云追月’便是他告诉民女的,他名字里有‘云’字,就给民女取了‘明月’的名字。

“原本这样平平安安也就罢了。今年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民女同婆婆一起到城隍庙上香,求城隍老爷赐家庭和睦,合家安康。不想,那日,同去上香的人里有府役大人,不晓得是临行前喝了酒还是这样,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民女。民女一躲再躲,最后仓皇拉着婆婆逃了回去。未过三五日,尽有衙役上门来,押走了路嫣然家官人,说路嫣然婆家做生意却不交齐该交的税费,所以要带人回去关押。

“民女一家都是良民,从未做不法之事,可碰上这等不平之事,除了忍,还能怎么样?路嫣然公公当天便贱卖了所有的货物,去衙门交款项,领回儿子,但衙门收了钱,却不放人,说‘这只交了一个月所欠,还未补齐去年的款项。’这不是明摆了欺负人吗?公公不平,击鼓鸣冤,府役升了堂,却叱责公公是刁民,目无法纪,将他打了个半死,扔出了门外,最后被相识的几个街坊悄悄送了回来。路嫣然婆婆见家中生此大变,一下中风,卧床不起。一个小康之家,竟落得这样的境况,全家重担都落在路嫣然一个弱女子肩上。

“当天夜里,府役家中一个生火做饭的老婆婆来到路嫣然家,说老爷愿意了了此事,只要路嫣然肯去他家住上三五日,他就放了路嫣然家官人,还赠白银五百两。路嫣然一听这话,便将那老婆子赶了出去,哭哭啼啼的找白绫,打算一走了之。最后被路嫣然公公拦了下来,公公虽受了伤,但人还是清楚的,他说,‘路嫣然儿,路嫣然知道你是好孩子,可眼看路嫣然家只有你一个了,你若走了,岂不是路嫣然张家要灭门了么?’公公这话有理,路嫣然便关了门户,悄悄度日,伺机进京告状。后来,有一日,路嫣然去隔壁家找邻家的婶子借米,正哭哭啼啼间,婶子的弟弟来了她家串门。她弟弟,就是刚才找路嫣然来的堂倌。他劝路嫣然说,暂且收了进京的念头,免得一个孤女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又碰上坏人可怎搞?不如等他消息,要是哪日他遇见了贵人,便叫路嫣然去。

“这几个月来,民女便悄悄等着他的消息。期间,那府役又派人来过好几次,每次,民女都拿刀站在门口,抵着脖子,他们到底也没能得手。昨日,那府役派人来传话,说路嫣然明日若还是不从,即便得不到路嫣然,也要把路嫣然的名字划到官妓,卖了路嫣然充数。直到今天,堂倌叫了民女来见二位,二位可不是贵人吗?”

这一段故事,听得路嫣然二人唏嘘不已。石怛想了片刻,便对明月开口说,“今日相见,虽未必能帮你,但也不能坐视不管。你若信得过路嫣然,今日若有人来找你,你只管假意愠怒,对来人说‘宁死被卖,也不愿委身府役’,随后,路嫣然在花楼等你,再将你赎出。本公子无甚权势,能做的,也只有散点银钱罢了。”

听着这样的回到,明月倒是半晌不语,临了,起身对着路嫣然们鞠了一躬,“民女无依无靠,此生不过如此了。左右都是无法,那听公子一句。民女,就将张家全权托付给公子了。”说完,就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